和平精英手游官网:第二卷 第3870章 歸途迷茫

和平精英表情获得 www.eflfb.icu 目錄:異世無冕邪皇| 作者:半塊銅板| 類別:玄幻魔法

    幻墟解禁,風絕羽逃出,連曾經好不容易投身寒山宗而得來的那塊傳送令牌,都不需要用到,便可以擺脫青瑤幻墟的禁困,逃出天來,歸返家園。

    當他從青瑤幻墟離開的時候,風絕羽內心充滿了無限的激動,馬上就可以回到宏圖大世了,他怎會能不開心?

    仔細想想,被杜名禮那個老雜毛坑害的在無序之界一待就是十七、八年,回去之后,必須好好報復一下杜名禮,否則怎能消解這十數年來的心頭之恨?杜名禮、山海書院,你們給我等著,我風絕羽會以十倍、百倍償還你們加注在我身上的痛苦。

    話說回來,自己這一走就是十數年,離開的時候七霞界紛爭局勢已定,山海書院因為羅世宏被“殺”一事勢必會百般刁難嘯月宗,但錦繡福地長年與之交鋒,爭奪七霞界主一位,相必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嘯月宗就此淪落到山海書院的手上,再加羅世宏還沒死,就在紅杏夫人手中,相必以夫人的睿智,十數年的時間,山海書院還不足以全盤吃下嘯月宗。

    風絕羽自從被困之后,就千方百計去想回到宏圖大世的辦法,目的就是怕嘯月宗在自己不在的這段時間再出什么事,而且他知道,盡管自己回去一樣還是斗不過有著深厚底蘊的七霞界主——山海書院,那就算陪著四位美嬌妻和諸多好友奮戰的第一線,哪怕死了,也是死得其所,總好過自己孤零零的一個人,做著漫無目的的漂泊。

    剛到無序之界的時候,風絕羽的心情正如上述一般煩燥急切,但時間久了,他開始正視自己以及嘯月宗目前面臨的處境。

    冷靜下來的時候,他總是會想,如果自己不在,紅杏夫人究竟用什么辦法才能擋住山海書院的。

    而在種種猜測和推斷之后,他幾乎是用著催眠自己的心態,強行逼迫自己認清現實在,將祈禱嘯月宗的伙伴們能夠順利渡過難關,并且他無數次逼著自己相信,紅杏夫人絕對有這樣的能力。

    慢慢的,風絕羽將急切掩埋在內心的最深處,如今擺脫了各種困境,歸心似箭起來,他又開始胡思亂想了。

    嘯月宗怎么樣了?

    還在靈洲嗎?

    山海書院針對嘯月宗采取了什么行動?

    夫人能擋下嗎?

    如果能,她都是怎么做的?

    會聯合錦繡福地嗎?

    七霞界的局勢現在如何了?

    ……

    等等如此猜測,讓他的心里變得焦燥不安了起來,而原本覺得《大定元法印》修煉的還不錯的風絕羽認定自己一定會找到回去的路線的時候,一個非常不妙的變故讓其火熱歸返之心瞬間變得冰涼無比。

    長達四個月的時間,風絕羽一直在找回去的路線,起初還順利一些,可是當他找了很大一圈之后才莫名的發現,曾經那條可以回家的路線,中途居然少了一個結點境門,而這個結點境門,恰恰正是風絕羽在無序之界待了十數年間,去過的唯一一處避難所。

    是的,避難所被毀了。

    留在避難所唯一一個通往宏圖大世的、隱蔽的結點境門,自然而然隨著避難所一同消失了。

    而這,則是意味著,風絕羽歸返宏圖大世的“路”,被徹底的“掐”斷了。

    避難所被毀滅的消息,是風絕羽跑了很多地方,最終找到了一個大約一個月之前,親眼目睹了混沌四圣獸破了七大修真星護法尊使聯手布下的防御大陣的人口中得知的,這方面的消息就連血頂妖蟒巨吞,都不曾親眼見到,但他為了保證消息的確鑿性,并沒有盡信,于是接著尋找目擊者,可惜那天在青瑤幻墟之外的修行者基本上死的死、傷的傷,真正的目擊者太少,以致于讓他無法確定整個事情的發生細節。

    無奈之下,風絕羽只好從天道珠內,將囚禁了已久的血頂妖蟒巨吞重新提了出來,進行了一番審問。

    被困了整整四個月的時間,風絕羽為了將其治的服服貼貼,專門讓混沌金獸天天與巨吞交手,每天必須將其累到筋疲力盡不可,如此一來,巨吞天天飽受著混沌金獸的摧殘,壓根就沒能時間思考,光是療傷時間都不夠,哪有機會琢磨怎樣逃跑?

    現在的巨吞,已經徹徹底底的被制服了,四個月不見,整個人瘦了一圈,他化形的時候,似乎對人類俊俏年子的外貌情有獨鐘,故而變成了一個玉面飄逸的美公子,一襲白袍,腰上扣著盤蛇銀索玉帶,整個人顯得風流倜儻、英俊不凡,但四個月后,不僅那條盤蛇銀索玉帶沒了,一身白袍也是被混沌金獸的爪子抓成一條一條的,達到了衣不遮體的地步,而其身上,到處都是被混沌金獸用頭、身體撞出來的,或者用四肢踩出來的淤青和爪痕,由于每天都要狠虐此妖一遍甚至多遍,他連最基本恢復外傷的時間都沒有,弄的灰頭土臉、狼狽不堪,活脫像一個四處討飯的乞丐。

    “出來!”

    找不到歸返宏圖大世的路線,風絕羽一腔怒火無處發散,正好把巨吞當作出氣筒,輕則斥罵、重則就爆打一遍。

    找了個空間法則相對穩定一點的劫境空間,風絕羽直接從天道珠*大手抓起巨吞揪了出來,狠狠的扔在地上,摔的此獠吡牙咧嘴,發出一道虛弱的痛哼聲。

    落地的巨吞在地上打了滾,忍著全身腫痛反而痛快利索的翻了個身,雙膝跪在地上馬上告饒道:“前輩,我不錯了,你別折磨我了行嗎?我服了,我真的服了,你讓我干什么都愿意,請不要再讓我跟那只混沌金獸待在一起了,嗚嗚嗚……”

    巨吞一邊求饒一邊毫無骨氣的哭了起來,眼淚鼻涕一大把。

    風絕羽用神力隨便搬了一塊碎巖石坐到上面,目光不屑的看著巨吞哼了一聲:“哼,就這么點膽子,還想偷襲我,你說你是不是自討苦吃?”

    “是,我就是自討苦吃,我欠揍,我該死,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竅了,突然就想著去得罪前輩,我該死,我認罪?!本尥堂饗允歉魴拚娼緄睦嫌吞?,在得知自己無法戰勝風絕羽之后,立馬態度大變,選擇了臣服。

    蒲扇大的巴掌一記跟著一記扇在自己的臉上,巨吞完全不知道痛,想盡一切辦法想讓風絕羽消氣。

    風絕羽沒有被其苦肉計所蠱惑,目光冷漠的看著巨吞道:“打的好,千萬不要停,一邊打一邊回我的話?!?br />
    巨吞一愣,頓時叫苦不迭,心說人家又沒發話,我嫌的沒事自己抽什么嘴巴,真他媽自找的。

    心中連連咒罵著,巨吞又不敢露出半點不愉之色,只得苦著臉唯唯喏喏道:“前輩盡快問便是,晚輩知無不答?!?br />
    “啪!”巨吞說著,順勢就抽了自己一嘴巴,臉火辣辣的痛。

    風絕羽臉上露出滿意之色,老神在在的問道:“我問你,此結界原本有一處避難所,哪里去了?”

    巨吞張望四周,咽了咽口氣,臉色奇苦道:“前輩,這我哪知道啊,不過從幻墟逃出來的四圣獸到處作亂,不少結點境門和避難所都被破壞了,為此,聽說七大修真星的護法尊使還親自出面剿殺四圣獸,但具體結果如何,晚輩還無法得知?!?br />
    “啪!”

    “你不知道?那誰知道?”風絕羽現在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這……這……這晚輩就不清楚了,哦,對了,前輩若想知道來龍去脈,不如去流云避難所那問問,事發當時,很多在紫陽星無序界的修行者深受其苦,全部跑到流云避難所避難去,后來聽聞各大修真星的大帝也聚集在那里,由護法尊使親自坐鎮,在那安排了圍剿四圣獸的行動,同時也是?;ち思父霰冉洗蟮謀苣閹??!?br />
    “流云避難所?”風絕羽印象中并沒有這個避難所的記憶。

    “嗯,紫陽無序界附近最大的避難所之一,有些避難所領域很大,一些當地的勢力就在里面設下了據點,那里經常有大規模、異寶的交易,那里人多,去了肯定就知道了,因為這件事剛剛發生不久,所有修行者肯定都在議論呢?!?br />
    聽到巨吞的話,風絕羽眼前一亮,果然,這是一個好辦法,現在歸途路線并不明確,如果不問明情況的話,自己就是兩眼一抹黑,根本想不到有什么辦法可以重新找到回宏圖大世的路線,而避難所是禁止武斗的地方,交易集市,流動人員極多,肯定是各方消息流通之處。

    想到這,風絕羽點了點頭,眼珠轉了轉,立馬將鐵王猴神頭骨取了出來,祭出一道神力進入其中,控制著鐵王猴神頭骨飛到巨吞的面前:“你分出自己的精血氣引,當此頭骨立誓效忠于我,我便暫時留下你這條狗命,快?!?br />
    聽著風絕羽近乎命令的口吻,巨吞只恍惚一秒,就腫著臉當著鐵王猴神的面立下了一個效忠的誓言,隨后由此引路,前往流云避難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