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今日公测助力礼包:正文 第2773章 這或許就是愛情

和平精英表情获得 www.eflfb.icu 目錄:靈武帝尊| 作者:孤雨隨風| 類別:武俠修真

    無論在人群,還是遠在天邊。

    無數年來的努力,堅持,只是為了在看一次那張臉。

    紅了眼眶的淚水,鋪滿了雙眼。

    雖無言卻淚已滿面。

    不要長生或永遠,只是想要再見一眼。

    “你還好嗎?”

    那張熟悉的臉面,再一次出現在人們面前,跨別二十年多年后的相見。

    恍然若夢如昨天。

    再相見,卻是無言。

    整個大殿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看著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他們的心噗咚噗咚的跳動著。

    “辰,辰天??!”

    “不,族長,真的是你嗎??!”

    辰家老一輩還活著的人,站起身來的那一瞬間,渾身都激動的顫抖著。

    辰家那些子弟們,更是用驚世駭俗的目光看著辰天。

    二十多年了??!

    從辰天離開萬國到現在??!

    足足二十七八年?。?!

    那個男人,消失不見,直到現在突然出現。

    “辰天弟弟,你,你還活著??!”

    “我們,我們都以為……”辰彩霞,已然泣而無聲。

    “老大??!”霧寒,激動的說道。

    所有人的內心,都在顫動,因為他們生怕這是一場夢,夢醒了,那就是一場真正的噩夢。

    “是我,我回來了,對不起,這些年,辛苦大家了?!?br />
    辰天的目光看向了人群,又看向了柳巖:“巖巖,我,回來了?!?br />
    柳巖不為所動。

    人們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母親,您還愣著做什么???”

    “那是父親啊,真的是父親?!斃〕僥畈幻靼?,為什么母親竟然呆愣在了原地,那不就是他朝思暮想的人嗎?

    不就是想要再見一眼的人嗎??!

    整個大殿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他們都看著柳巖。

    整個空氣,突然安靜起來。

    柳巖的步伐仿佛變得凝重起來,她每走一步,仿佛都站不穩。

    “巖巖,你打我吧,是我對不起你?!貝蟮畎簿慘斐?,柳巖的異常舉動,所有人都以為柳巖在生氣。

    是啊,畢竟那個男人是自己心愛的人,可他離開萬國之后,足足過去了二十多年才歸來。

    誰的心中都有怨氣。

    柳巖一介女流,卻撐起了整個辰家,整個古疆,落日城,乃至一個帝朝??!

    無法想像,這二十多年來她是怎么熬過來的。

    無法想象,她是如何在那無數次的?;?,怎么咬咬牙挺過來的,她只是一個女人?。。?!

    “嗚嗚嗚?。?!”

    誰也沒有想到,柳巖一把抱住了辰天,突然放聲大哭起來。

    是啊,她是帝朝之主,高高在上的女皇。

    可是她也是一個女人,她也會傷心,她也會哭泣,她也需要安危,她也需要依靠。

    當朝思暮想的男人歸來時,她終于卸下了身上所有的偽裝,這一刻,她哭的像一個孩子??!

    她甚至沒有一句抱怨,沒有一句怨言。

    有的,只是眼中那匯集成河的思念,那猶如海洋一般的愛意。

    “你長高了?”

    “瘦了點?!?br />
    “你黑了一些?!?br />
    “這些年,好嗎?”

    柳巖激動的抱著辰天,不停的在他身上檢查,摸著他的臉,眼中的柔情,仿佛能融化冰山一樣。

    辰天將她擁入了懷中。

    撫摸著那青絲:“沒事,沒事,我很好,只是因為有些原因,所以不能回來,但現在都好了,我現在回來了?!?br />
    “嗯,嗯?!幣桓齙鄢吶?,誰能想到,還會有如此柔弱的一點。

    抱著辰天,舍不得分開。

    “走吧,大家先出去?!?br />
    眾人都識趣的走了出去。

    大殿,只剩下柳巖和辰天。

    “這些年,你受委屈了?!背教烀潘牧?,心中滿是愧疚和自責。

    “沒事,沒關系?!?br />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br />
    “你和念兒一起回來的?”柳巖沒想到,辰念這一次,真的見到了自己的父親,這或許是柳巖最開心的時候了。

    “嗯,回來的時候九州正好發生了一點事情?!?br />
    “讓我靠一會兒好嗎?!?br />
    辰天點點頭。

    這些年,苦了她一個女人,支撐著一個偌大的帝朝。

    辰天能感受到她眼中的疲倦。

    兩人都沒有說話。

    靜靜的看在一起,那一刻,仿佛永遠。

    “這次回來,還要走嗎?”過了許久,柳巖終于開口說道。

    辰天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要走,對嗎?!?br />
    辰天只好點點頭。

    “九州和古圣族宣戰了?!?br />
    “古圣族,很強大嗎?”

    “沒關系,我們可以應對,我離開這些年,發生了很多事情,我已經找到了父親的下落,這次從萬國離開后,我要去救他,他被困在無盡苦海里面?!?br />
    “那里,很危險嗎?”

    “放心,沒關系的,對于現在的我來說,那里已經不是什么危險之地了?!背教觳幌肓業P?,無盡苦海里面還有夏瑤的事情,辰天想要弄明白。

    “這些年,我不在,讓你受委屈了?!背教煊行├⒕蔚乃檔??!懊?,沒有,我一直知道,你仿佛就在我的身邊,無論是天瑯疆域還是玄家那次,應龍,還有些那些龍族,還有你留下的勢力天府,我知道,即便你不在,你也一直在用其

    他的辦法守護我們?!?br />
    “我曾經打聽過,你成為了九州大比的第一人,我的男人,就應該頂天立地,你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我不會怪你,怨你,我知道這里永遠是你的家?!?br />
    “因為總有一天,你會回來?!?br />
    “所以,我要守護好這個家,守護好屬于我們的一切,親人,孩子,伙伴?!?br />
    “這就是我能為你做的事情?!?br />
    “傻丫頭?!背教焐釙櫚囊桓鑫?。

    兩人纏綿在一起。

    那種感情,讓他們彼此仿佛恨不得融為一體。

    這一刻,就連柳巖都不顧還有許多人在。

    辰天大手一揮,封印了整個空間。

    二十多年不曾相見,即便是辰天也壓抑不住自己的感情,兩人褪去了衣衫,真誠相待,雖然還是寒冬的萬國疆域,此刻,卻是春意盎然。

    足足折騰了兩個時辰后。

    柳巖滿面潮紅的躺在辰天的懷中。

    “這次,能留一段時間嗎?”柳巖知道,無法讓辰天留在萬國永遠,但她希望,不會那么快分離。辰天沉默了許久:“嗯,好,我會盡量留的長一點,畢竟現在,無心,不凡,流逝,瞑夜他們也能掌控整個大局了,我的師兄弟也會盡力輔助我,只要沒有太大的事情,我

    不用離開?!?br />
    “謝謝?!?br />
    “傻瓜,我們是夫妻?!背教燁孜親潘畝鍆?,摸著她的發端,眼中是那么的溫柔。

    “等九州局勢穩定之后,這里就交給其他人吧,到時候,你們母子來九州?!背教煜肓訟胨檔?。

    “不?!?br />
    “這里是我們的家鄉,這里有著我們最初的思念,有我們走過的所有痕跡,即便你不在,我也覺得你陪在我的身邊,知道你還活著,足夠了?!?br />
    “但是下一次,你不能再這樣消失了知道嗎?”

    辰天愣在了原地。

    得妻柳巖,夫復何求??!

    辰天覺得自己太幸運了,家中還有如此牽掛的妻子,她還那么的美麗。

    柳巖又壓在了辰天的身上。

    “你干嘛?”

    “我要吃掉你?!?br />
    說完,兩人又交纏在了一起。

    這一刻,柳巖就像是放下了所有的枷鎖,如玉般的肌膚在辰天身上不停的游走,晃動,最終,兩人一起達到天穹的彼岸,他們的臉上,洋溢著無邊的幸福。

    直到日落西山。

    辰天才走了出來。

    柳巖恢復了女皇的模樣,高貴,典雅。

    但是一走出家門,卻還是被族中的人忍不住竊笑。

    連依蓉都一種你們大白天竟然做這種事情的眼神看著她。

    柳巖都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我說姐姐,你們也太能折騰了吧?”

    “我不信,那頭牛沒對你動手動腳?”兩姐妹,竊竊私語。

    依蓉聞言,臉一紅:“我,我可沒有你怎么不害臊,況且某人歸心似箭,根本沒有在天劍山留下呢?!?br />
    “哈哈,這么說,你不也是想嗎,你個小蹄子,還說我?!?br />
    “哪有,巖姐你胡說,我才沒有想呢?!?br />
    “看,你臉紅了,還說沒有?!?br />
    “不理你了?!幣廊嘏す?。

    “別說姐姐不照顧你哦,今晚,你來我房間?!繃彝蝗輝謁咚檔?。

    依蓉啊了一聲,看著柳巖認真的神情,滿臉羞紅的低下頭,簡直不敢看辰天和柳巖。

    “傳令下去,讓后廚今晚準備最頂級的晚宴,要好好接風?!背僥戲愿懶訟氯?。

    “是王爺?!?br />
    下人連忙去安排。

    雖然不知道發生什么事了,但是皇庭這天,似乎來了一個不得了的人物,讓整個辰家的人都來了。

    “要通知落日城的人嗎?”

    “暫時不用?!?br />
    辰天還不想讓他太多人知道他還活著的消息,至少現在他只想安安靜靜的享受家人的溫暖。

    “這些年,落日城還穩定吧?”

    “嗯,他們都對你死忠,無論多少次?;?,從未背叛,更沒有過怨言?!?br />
    “倒也沒有辜負我曾經的期望,過幾天,讓他們來一趟吧,這次回來,也給他們準備了一些禮物?!?br />
    辰霧聞言:“大哥,那凌天門呢?”

    “呵呵,少不了你們的,過幾日我在去古疆?!憊漚?,同樣有太多的期盼。這個晚宴,十分的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