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灵敏度最新:第六卷 第七卷 第三千零七十七章、把自己玩死了

和平精英表情获得 www.eflfb.icu 目錄:無敵悍民| 作者:摸爬滾打| 類別:都市言情

    說真的,唐卿沒想到趙小寧這么能打,沒想到趙小寧一腳就把狗剩踹飛了,不過對于她來說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趙小寧將他的人打了這就夠了。要知道這種場合氣氛是尤為重要的,趙小寧既然打了人,那就得付出代價。

    不僅唐卿認為趙小寧會付出代價,就連四周那些參加宴會的人們也都持有相同的看法,要知道這可是洪門舉辦的宴會,有誰敢吃了雄心豹子膽在這里鬧事?這和找死有什么區別嗎?

    聽到唐卿的話,遠處那倆黑衣保鏢面無表情的來到這邊,看到趙小寧后,倆人心中狠狠一顫,怎么是他?

    雖然不知道趙小寧的真實身份,但是他倆都不傻,因為他們曾經在機場前見過趙小寧一面,見過穆先生和趙雍對他恭敬有加的畫面。他們知道,能讓那兩位大佬都如此重視的人絕非普通人。

    “先生,這位小姐說的是真的嗎?您真的動手打人了嗎?”一個保鏢客氣的問。

    在那些吃瓜群眾眼里這屬于禮貌性的詢問了,只要趙小寧承認他打人的事情,那么這家伙的下場估計就很慘了。

    趙小寧順手在面前的果盤中插了塊蘋果:“我沒有動手??!我只是用腳把那家伙踹出去了而已!”

    聽到這,那個保鏢一臉憤怒的看向唐卿,怒聲道:“你眼瞎了吧,手腳不分嗎?這位先生明明是動的腳,你為何說他動手?”

    臥槽!

    那些圍觀者險些沒有噴出一口老血。

    這是什么情況?

    狗剩挨打已然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為何要區分手腳?

    手和腳有什么區別嗎?

    能否定他挨打的事實嗎?

    還有,就算手腳不分,您說話時能不能注意點語氣???您直接罵人家眼瞎了這是人身攻擊??!

    唐卿也懵了,一臉懵逼的看著倆人,顯然沒想到他們倆會說出這種話來。

    “這位女士,你要記住,我們忙得很,沒功夫和你在這里浪費時間?!蹦歉霰o謨鍥簧頻南蜃盤魄淥檔?。

    唐卿氣得臉色慘白,本以為自己的人挨了打找保鏢能解決掉趙小寧,但是事情的發展有些出乎意料。

    “你們倆這是什么態度?你們只是這里的保鏢,而我唐姐則是你們老板請來的貴賓,你們這種語氣和態度就不怕我們向你們老板投訴嗎?”就在這時,全身濕漉漉,猶如落湯雞一般的狗剩在一旁走了過來。此刻他的眼睛在冒火,他很想弄死趙小寧。

    “我們是什么態度不牢你操心,倒是你,你算什么東西?”另一個保鏢語氣淡漠的看著狗剩。

    “狗剩,別和這種下人一般見識,這會降低了咱們的身份!”唐卿淡淡的說了句,眼中的恐懼也隨著狗剩的出現或多或少消失了一些。畢竟身邊有個男人總是能讓她找到一些安全感的。

    “你很有身份嗎?”剛才那個保鏢不冷不淡的問。洪門兄弟是一家,在洪門所有人身份都是一樣的,唐卿那句下人已然讓他們心生怒火了。

    “我們就算沒有身份也比你們強!”

    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抽著雪茄來到這邊,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身材略顯富態。戴著個黑色眼睛,留著山羊胡,看上去文質彬彬的。他叫陶鑫,在魔都這邊有個中型的影視公司,個人更是怕過幾部比較好的網絡劇,只不過這兩年進軍大熒幕所以不怎么活躍在人們眼中了。

    “親愛的,您總算來了,您再不來人家就要被欺負了!”眼看陶鑫出現,唐卿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婦一樣,抱著他的手臂,若非此處人多,她肯定會撲進對方懷中不可。

    “陶先生,這倆嚇人剛剛大罵唐姐眼瞎了?!憊肥;耙粢蛔?,盯著趙小寧道:“都是因為這家伙,這家伙剛剛侮辱唐姐,我心里氣不過就想幫唐姐出口惡氣。誰料他直接把我踹飛出去,唐姐本想著讓人把他趕出去,誰知道這倆下人竟然痛罵唐姐。陶先生,他們這是在打唐姐和您的臉??!”

    狗剩別的本領不怎么出眾,要說最大的本領恐怕就是煽風點火了。他的一番言論頓時就讓陶鑫怒火中燒,只見他一臉憤怒的盯著那倆保鏢:“你們倆只是這邊看場子的,有什么資格在我的女人面前叫囂?信不信我讓你們經理辭了你們?還有,明明那個癟三是罪魁禍首,為什么你們不把他的雙腿打斷扔出去?”

    陶鑫怒了,真的怒了。

    如今整個魔都上流圈子的人幾乎都聚在了盛公館,他的女人當眾在這邊遭受兩個保鏢的刁難這讓他無法接受。正如狗剩剛才說的一樣,這真的是在打他的臉!

    這么隆重的場合,被兩個不長眼的保鏢打了臉,這口氣陶鑫他咽不下去,如果這事他當做沒有發生過一樣,那么從今往后他還如何在魔都立足?這豈不是說什么阿貓阿狗都能站在他脖子上作威作福?

    “哎呦喂,這是誰啊,怎么發這么大的火??!”

    氣氛有所僵持的時候,趙雍面帶微笑的走了過來,在他身后跟著四個穿著黑色西裝的保鏢。

    趙雍的出現頓時讓氣氛變得凝重起來,因為誰都沒有想到他會來這里,雖說這次宴會是他發起的,但是這種真正的大BOSS壓根就不會在這時候出現在這里啊,他應該和那些商界名流把酒言歡才是。

    眼看趙雍出現,趙小寧心底不由得嘆了口氣,這家伙都來了,那事情還如何玩?一旦他替自己出頭,自己又得成為焦點了。

    想到這,趙小寧默不出聲的向著一旁走去,他不喜歡當做焦點,那會讓他感覺很不舒服。

    趙小寧的想法很好,但很多時候想象中的事情都會和現實區別。尤其是狗剩,他一直都在關注著趙小寧,眼看趙小寧要走,他怎能允許?當即大喝一聲:“姓趙的,今天這事都是你引起的,你還想往哪里走?我告訴你,今個你除了閻王殿哪里都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