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腾讯市值:正文卷 第九百九十四章大殺四方

和平精英表情获得 www.eflfb.icu 目錄:宇宙最強礦工| 作者:瘋神狂想| 類別:都市言情

    紫霄宗的那位老祖,接了玄水老祖先前一擊,先是一驚,接著看到正要退走的天虛老祖,又被對方自己人逼了回來。

    他又是一喜,連忙“配合”對方,對天虛老祖進行前后夾擊。

    天虛老祖眼看自己就要重新陷入絕地,厲嘯一聲就要拼命,卻見到一道青光橫空而至,將大河老祖死死的釘在了半空當中。

    隨后玄水老祖原本只發揮出了三成功力的一擊,卻是將靶子一樣的大河老祖打得重傷吐血。

    紫虛老祖頭上懸浮著道道劍光,與玄元老祖一閃而過!

    那位紫霄宗的法相期老祖,看著紫虛老祖頭頂上的一片劍光,指著他叫道:“劍修?”

    紫虛老祖聞聲向紫霄宗的法相老祖看去,原本正要上前的紫霄宗修士腳下一頓,這才想起剛才他攻擊大河老祖的威勢,此時只有自己上前,豈不是找不自在?

    紫虛冷冷一笑,與玄水老祖、天虛老祖匯合在一起,加上玄元老祖四人,合力向外遁去!

    一時間威勢卻是無人敢去阻擋,其他人也顧不著去阻擋,因為還有一人落了單,正處在一群人圍攻當中。

    大河老祖在被玄水老祖打傷之后,便趁機掙脫了紫虛老祖的束縛,然而便是這片刻之間,紫虛老祖等四人已經遠去,而紫霄宗的法相期老祖,不敢找紫虛等人的麻煩,卻是直接找上了他來。

    大河老祖心下一驚,轉身欲走,身后卻傳來破空之聲!

    大河老祖轉身劈斬,正看到方才被他擺脫的法相中期修士追了上來,與紫霄宗的法相期老祖對他進行前后夾擊。

    大河老祖大驚失色,自己原本想著暗算天虛老祖,然后將埋伏者的注意力轉移,好讓自己順利脫身,同時還能夠報復道場當中天虛、紫虛阻礙他爭奪法相之魂的仇怨!

    可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紫虛一道禁錮之光,殿后的人便成了自己。

    大河老祖原本受了玄水老祖一擊,身上已經帶傷,在用搏命的方式,與紫霄宗法相期老祖和法相中期修士硬接了一擊之后,大河老祖口中的逆血噴出了三尺遠,可也終究為自己博得了一線生機。

    趁著兩位老祖被自己這種不要命的打法所震懾,大河老祖施展出了大耗元氣的血遁秘術,身化一道鮮紅的血光就要遁走。

    然而就在遁光剛起之時,一道寒光射來,血光頓時被斬落!

    大河老祖一臉絕望的從遁光當中掉了下來,看著攔在自己面前的法相中期老祖。

    法相中期修士是真的厲害,這下完了,大河老祖心中升起一片絕望。

    天壑老祖擺脫法相中期老祖之后,首先要找的便是天方老祖!

    此時天方老祖的狀況實在不好,一連串的大戰下來,雖說依靠之前的雄厚積累,并無大礙,但畢竟消耗太大!

    他與紫霄宗的另外一名修士,大戰數個回合之后,驟然發現自己的法力消耗太過,就連法相也開始搖搖欲墜起來,心下大駭的天方老祖,為了不讓自己的修為境界掉落,與對手對戰時更加縮手縮腳起來。

    好在天壑老祖來的還算及時,天方雖說被紫霄宗修士打得狼狽慘了,嘴角都淤起血來,可終究還是忍辱負重,將自己法相期的修為境界?;ち訟呂?。

    二人逼退了紫霄宗修士,便想去與正在同金狼老祖等人大戰的太陽部落大河老祖匯合,卻正好見到大河老祖一副如喪考妣的模樣。

    大河老祖見得二人逼來,便自動退走,天方老祖心中大訝,見得大河老祖雖說有點傷痕,但也不算慘,他就不由問道:“大河道兄,你這是如何了?”

    大河老祖一言不發想外遁去,天方、天壑二人相互看了一眼連忙跟上!

    然而三人快要飛出先前三派修士設下的埋伏圈時,卻見大河老祖抖手向下一撈,幾具尸體被大河老祖收了起來。

    天壑老祖二人見得尸體都是一震,這些人全是太陽部落的血丹后期修士,其中還有一位陣法大師!

    先前各派血丹后期修士沖出一番混戰,這名陣法大師身旁沒有人?;?,最終卻是沒有突出重圍,反而被殺死在了金狼宗三派修士的道兵大陣當中,成了三派數十名修士擺下的道兵大陣當中為數不多的戰果。

    因為當時各派修士疲于逃命,各派法相期修士竭力糾纏,眾人卻是沒有發現此人已經被殺。

    這種事情,別人不會注意,大河老祖哪里能不關心?

    可他怎么辦?剛才他坑了天虛一把,卻又被人坑了,最后還受了幾次圍攻,也就是在那個時刻,沒有人護持的陣法大師,被人擊殺隕落了。

    其他門派的血丹后期弟子,都有法相老祖護持,而他們太陽部落就只有大河老祖一人,加上他被人圍攻,哪里還能?;ぷ約好畔碌牡蘢??

    在這名陣法大師隕落的剎那間,大河老祖便已經知道了消息,只可惜那時他已經無能為力。

    此時這位陣法師身上的儲物法器之類的東西,早已經被人收取,血??占湟脖淮蛩?,顯然已經被人摸尸。

    天壑老祖想了半天,這才道:“大河兄還請節哀,眾位師侄隕落,本派也有責任,若非本派一再要求,大河道兄也不會帶他前來?!?br />
    大河老祖一言不發只是飛遁,天壑老祖與天方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各自的擔憂!

    大河老祖若是將本派陣法師之死,歸咎于霸刀門,那么兩派的聯盟關系,極有可能便就此破裂!

    畢竟一名陣法大師,對于太陽部落這種新興勢力來說,實在太過重要!

    便是以鐵劍門那般大門派,靜溪真人不也才剛剛成就了陣法宗師么?

    可以說陣法大師的隕落,對于太陽部落來說,此番御獸道場的收獲,已經變得毫無意義。

    三人眨眼間飛遁出數十里,暫時擺脫了身后危險,卻遠遠的聽到身后傳來一些修士,臨死前的凄厲長嘯,隱隱間還有些許模糊的言語傳來,似乎在詛咒著什么。

    三人飛遁的速度都是一頓,知道這恐怕是被為圍住的血丹后期弟子已經隕落!

    不用想,其中肯定有太陽部落的弟子,或者干脆全是太陽部落的弟子。

    如果沒有天壑和天方二位幫忙,就連大河老祖,也肯定會現在金狼宗等三家宗門的包圍圈之中。

    此時三人逃脫圍攻,只有大河老祖身邊沒有任何一位弟子跟隨。

    眾多血丹期隕落,這可是修煉界已經多年沒有出現的了!

    此番大戰,肯定要在修煉界引起波瀾,然而此時的天壑老祖等人卻都沒有心思,去謀劃他們應當在其中取得怎樣的利益,三人心中都隱隱然升起一股兔死狐悲的感覺。

    眾多血丹期修士,不能說是站在修煉界巔峰的人物,但也是門派中堅,沒有了他們,太陽部落以后的實力會出現斷層。

    這時大河老祖反而長嘆一聲,道:“天方道友,本派遭此損失,日后還要請貴派多多相助?!?br />
    天方老祖看了看天壑,暗中舒了一口氣,這才想到太陽部落已經背離了黑水宮,還跟鐵劍門是死對頭!

    這次若是再次因為陣法宗師的隕落,而與霸刀門起了齷蹉,那么在他們修煉界,還有哪一家門派,敢于同太陽部落接近?

    天方老祖之前只想著,太陽部落可能會因為那名陣法宗師的隕落,而遷怒于霸刀門,卻忘了太陽部落其實比霸刀門更害怕被孤立!

    現在陣法宗師的隕落,反而更加堅定了太陽部落,與霸刀門之間的聯盟。

    天方老祖連忙道:“大河道友且放心,貴我兩派已經是盟友,萬沒有袖手旁觀的道理?!?br />
    大河老祖點了點頭,嘆了口氣,沒有再說話,一時間三人之間的氣氛,卻是顯得沉悶起來。

    天壑想了想,卻是開口問道:“大河道友,這一次你是單獨回返,還是同我等……”

    天壑的話音未落,天方老祖眉頭卻是突然一皺,突然轉身向后看去,卻看到幾道遁光從三人背后追了上來。

    天壑老祖心中雖然詫異,此時這些修士,再追自己等人還有何意義?他們雖然還沒有脫離雪山大陣的范圍,但是在這里,人員分散,他們還能擊殺誰?

    天壑老祖雙目當中閃過一道奇光,再向遁光看去時,卻見遁光當中出現一名十分熟悉的修士!

    看到這名修士,幾人臉色都變得比較奇異,接著就轉化為兇狠!

    看到前面的三名法相期修士,高九鼎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他還是有點托大了,早知道就跟著紫虛老祖等人一塊撤退好了!

    可是這大雪山中并不是那么簡單,再加上還惦記這里的風磨銅,不想放棄的高九鼎,在大陣之中三轉兩轉,還是一個人跑到了這里。

    當時沖出崩碎的道場,高九鼎借著偷襲的機會,大殺四方,之后看到紫虛老祖等人順利帶著弟子逃脫,高九鼎立即分身別走。

    在這個過程當中,高九鼎耍了個心眼,他在沖出道場的時候,不在是第二化身在外,而是本體顯現,化為一層血光,包裹著第二化身在戰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