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所有外挂免费版:諸天萬界 第六十七章 偃傀界

和平精英表情获得 www.eflfb.icu 目錄:大千界域| 作者:孤影無斜| 類別:散文詩詞

    這賣相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幾乎不假思索幽書白驅動幾顆丹藥大刀一斬,刀芒橫空璀璨奪目。

    盤坐骨龍之上的亡靈法師一拍坐下骨龍,只見一層骨質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順著亡靈法師的衣袍蔓延而上,以此同時八面如白玉般的六菱形骨質盾牌突然出現在他面前組合成一大盾,幽書白強悍一刀斬在大盾之上爆出驚天轟鳴。

    轟隆??!

    巨爆驚天骨龍順勢而退,但那骨盾卻是晶瑩依舊,骨盾散去盤旋在亡靈法師身旁,從骨龍身上蔓延的骨質此時已化為白骨王座,王座將這位亡靈法師?;さ暮芎?。

    “異界強者,你很暴躁??!”亡靈法師開口了,聲音出乎意料的有磁性,至少不是無歡預想中那般沙啞。

    “是敵非友,本座無需跟你客氣!”幽書白大刀在手顯的極為霸道。

    “朋友,在下是來尋求合作的!”亡靈法師笑道。

    “不信!”笑話,剛剛那禁咒幽書白心有余悸,如今奧法界強者跑自己面前說要合作,腦子正常點的都應該不會相信才是。

    “我是亡靈法師!”對方無奈道。

    “額,那又怎樣?”幽書白一臉懵。

    “你是真不知道?”亡靈法師有點懷疑。

    “我要知道什么?”幽書白更懵了。

    “看我腳下這條骨龍,你就沒什么感覺?”亡靈法師再問道。

    “挺帥氣的!”這是幽書白真實的想法。

    確認過眼神,自己遇到小白了,不管是在自己的世界還是在這個異界,亡靈法師都意味著死亡和不詳,換句話說要不是看幽書白被追的上天下地,亡靈法師還真不想和幽書白接觸。

    整個模式妥妥的反派模版,但誰叫亡靈法師就是這般不受人待見,哪怕你這個亡靈法師純潔的如同小白花一般也不行。

    就這么莫名其妙的幽書白多了一個奧法界的亡靈法師盟友,任何一個聯盟都有一個基礎,而亡靈法師要的是幽書白煉丹之法,而幽書白也看上了很是帥氣的亡靈魔法,沒辦法,亡靈法師出了名的難殺,保命手段一流,這點太符合幽書白胃口了。

    說實話無歡也挺好奇黎戚的亡靈魔法,在奧法界魔法才是主流,各系法則極端活躍,連帶的奧法界內元氣極為稀薄,那里也發展出了以驅動法則為手段的奧法文明,通過黎戚的描述,那是一個階層等級極為嚴苛的世界,唯有成為魔法師才能改變自身的命運,至于什么戰士啥的根本不存在,在奧法界?;つХㄊΦ囊詞欠ㄔ蚓?,要么就是那個世界獨有的魔獸,黎戚坐下骨龍就是奧法界特有的亡靈生物。

    這邊幽書白和黎戚交流煉丹和魔法,另一邊,梼杌正在面臨追殺。

    一直隱藏在幕后的梼杌因為好奇,然后被來自偃愧界的偃師給盯上了,偃師就是傀儡師,這個在界域已然絕跡的修煉體系在另一個世界已然繁衍到了巔峰,同級偃師簡直就是噩夢,偃師本身或許不足為懼,但是他們操縱的傀儡就可怕非常了。

    也是因為好奇,梼杌發現在一場天問之鑰的爭奪中混入了傀儡,而這些傀儡刀槍不入萬法不侵端是可怕厲害,和得到鑰匙的異荒神國體修們正面硬碰而無懼,而當看到被異荒神國摧毀的傀儡露出內部機括零件后,梼杌把一具半毀的傀儡偷走了,而這傀儡的主人循著秘法追蹤而至。

    以梼杌之能本以為就算不敵也能逃跑,誰知這位偃傀界的偃師是偃師中少有的能操縱數架傀儡的眾偃師,每一個傀儡堪比巔峰帝尊,一次出動八個,就算梼杌已然站在帝尊巔峰依舊不敵只能逃離。

    “偃傀界的偃師體系融合鍛造,銘文,魂修,靈武四大體系,比之如今的起源世界技術層次高的太多了,這才是傀儡的巔峰!”對于一切新奇的東西無歡都很有興趣,在看到追殺梼杌的偃師傀儡居然還能合體之后這個興趣就更大了。

    “抓活的!”無歡分身對梼杌說道。

    “現在我是連逃命都艱難啊,怎么抓!”梼杌反駁道。

    “傀儡師永遠的弱點就是本身和傀儡之間的連接!”無歡曾經也輔修過傀儡專業知道傀儡師的弱點所在。

    “那就看你的了!”梼杌暗暗準備。

    無歡分身魂力發動,分析環境中錯綜復雜的各種無形波動頻率,在強大的魂力支持下無歡找到了對面偃師操縱傀儡的魂段頻率進行干擾。

    幾乎在同時梼杌出手了,法相施展以自身天賦領悟的法則之力洶涌而出配合無歡的動作。

    雖然無歡在干擾對方幾個剎那之后對方就發覺更改了頻率,但這一點點時間足夠了,一個空隙梼杌趁機殺到。

    “哼,又一個自以為聰明的家伙!”梼杌的反擊換來的是對方不屑的眼神。

    只見又一傀儡身影突然浮現在那偃師身后,黑影將那偃師籠罩后整個化為泡影散去,這是真正的散去了身影,那偃師就這么消失在梼杌眼前。

    “不好!”

    幾乎本能的,梼杌驟然加速,其間不斷變化位置,但背后那如跗骨之蛆般的陰寒氣息揮之不去。

    突然一股雄渾力道突兀閃現將梼杌整個轟飛出去,在原地,一道陰影浮現,那是一個穿著連體兜帽長袍的身影,籠罩在一層黑暗之中,而偃師身影就在這長袍身影之內。

    “陰影?”對方的傀儡超乎預料的可怕精密,以傀儡施展法則,自身永立陰影之中,哪怕梼杌跑的再快,腳下的影子永遠相隨。

    “有點栽了??!”對方的手段之多之詭異遠超梼杌預料之外,但同樣的無歡對偃師興趣更大了,由物理側轉入法則側,偃傀界掌握真正的技術,同樣的無歡也相信界域這邊肯定有人也在研究這一方面,奕輸的傀儡研究就是一個證明。

    或許真的是天無絕人之路,就在梼杌被偃師重創戰力損失大半之時,一道翠綠色身影從半空劃過,好巧不巧的無憂路過此處。

    幾乎在同時,梼杌和無憂識海內無歡的分身都有感應,雖然在這天問宮內無歡本體和分身都失去了聯系僅有畫面傳回,分身之間不到一定距離更是感應不到,如今兩個分身搭上線了,一瞬間完成了信息共享。

    “抓住這個人!”用最快的速度解釋完所有事,無憂抬手就是萬千雷霆轟下。

    大帝尊和帝尊之間的基礎其實差不多,只不過是在某些方面稍微高了一線而已,如心念之力的純粹度,對法則的領悟等等,而無憂屬于心念,法則領悟皆高巔峰帝尊一線的程度,所以,哪怕只是翻手間驅動的雷霆法則,論威力已不在梼杌全力一擊之下,現實就是這么可氣。

    雷海無盡千萬雷霆落下,偃師再無之前的從容淡定,在偃師界,堪比大帝尊的偃師就是大偃師,他們就如大帝尊和普通帝尊的區別,那是碾壓。

    決定偃師戰力的除了傀儡就是自身,而大偃師就是那種在傀儡一樣的基礎下依舊能碾壓你的存在,修煉方式不一但實實在在的威脅一樣,偃師躲入陰影傀儡內再次消失。

    這招或許梼杌面對會很麻煩,無憂直接把手中長槍投出,繚繞無盡雷霆的長槍落地頓化萬千雷蛇電走,整個天地被電光照耀的駁雜一片,而一道黑影被那電光從陰影中逼了出來。

    “合體!”無憂的霸道超乎想像,偃師無法,之前的傀儡全數浮現,在一片讓人眼花繚亂的機括組合變化之中,偃師所有的傀儡化為最強壁壘將他?;て鵠?,原地一頭巨大的傀儡獸四肢緊抓大地,仰天張開獸口,一團五彩光柱在成型的瞬間直沖無憂而來。

    “沒有靈魂的攻擊,再多也就那樣!”無憂直面光柱一指點出,強橫到足以秒殺梼杌的死亡光柱在無憂指下頓時分開化為兩道洪流傾瀉而過,從始至終無憂一步未退。

    “好強的家伙!”梼杌遠離戰場坐靠在一棵大樹下全程圍觀無憂吊打偃師的過程,只能說差距實在太大。

    光柱洶涌許久之后終于耗盡力量緩緩散去,很明顯傀儡也需要能量作為動力,哪怕它們體內有轉化元氣的轉置卻依舊難以彌補消耗。

    “看你還有什么招!”無憂落地緩緩走來,但那傀儡獸就像能源耗盡了一般一動不動。

    無憂察覺有異,走進一看,躲在傀儡師體內的偃師早已不見,而這傀儡師也只是徒具其形,內部所有銘文蝕刻各種零部件早已被毀去,也就是打了半天除了已經變成廢鐵的傀儡獸外無憂什么收獲都沒有。

    “你想去哪???”無憂很不爽,眼角看到正在逃離的梼杌突然冷哼道。

    或許梼杌不認識現在的無憂,但是無憂可記得當初在環海大世界那最終一戰時,梼杌和窮奇一行對自己的圍攻,當時自己空有力量卻無匹配的意志,著實被打的不輕。

    “額,這天氣不錯啊,呵呵!”梼杌頓覺頭皮發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