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求生和平精英: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 第2657章 是心動的感覺

和平精英表情获得 www.eflfb.icu 目錄: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 作者:月下魂銷| 類別:都市言情

    石墨晨微偏了視線,看向眼睛里有著克制不住光亮的唐笙,淺笑說道:“很意外?!?br />
    “真的好意外……”唐笙有些忸怩的輕咬了下唇,走上前,“你怎么也在西雅圖?”

    “我過來四五天了,倒是你……”石墨晨挑眉,“之前說要出國,就是來這里?”

    唐笙笑著微微搖搖頭,輕聲說道:“我前天才到的?!畢肓訟?,她又接著解釋,“之前和朋友去巴西了,過兩天閨蜜要到這邊拍戲,所以過來等她?!?br />
    石墨晨表示明白的點點頭,輕睨了眼唐笙手里的書,示意了下,“去那邊吧!”

    “嗯?!碧企閑ψ諾閫?,拿著書的手微微攥了下,那種說不上來的雀躍感和開心,瞬間填滿了她身體里所有的細胞。

    兩個人去了看書區,沒有再聊天,只是彼此翻看著自己拿的書。

    安靜的環境里,除了翻書的聲音,只有大家刻意放輕的腳步聲和偶爾極淺的討論聲。

    唐笙此刻卻一點兒東西都看不進去,心臟跳動的頻率和聲音,攪和的她整個人都亂了。

    “不是想要找的書?”石墨晨聲音極輕的問道。

    唐笙‘騰’的一下,臉紅了。

    明明,石墨晨問的問題沒有什么所指,可她就是心虛的紅了臉。

    石墨晨原本欲翻頁的動作停下,就這樣看著唐笙紅撲撲的臉,眸光漸漸變深。

    唐笙被他看得,臉越來越紅,有些因為羞赧的縮了縮脖子,“不,不是……是有地方看不懂?!?br />
    腦子當機下,唐笙隨口找了理由。

    石墨晨垂眸淺笑了下,“哪里不懂?”問著,人已經從對面起身,坐到了唐笙一旁。

    “……”唐笙癡愣愣的看著坐到一旁的石墨晨。淺淺的陽光穿透玻璃,落在穿著墨藍色風衣的石墨晨身上,俊逸的臉,頎長的身型,以及那溫柔又透著磁性的聲音,還有圖書館這個環境……每一樣加起來,唐笙覺得,都

    是心動的感覺。

    臉,越來越燙了,怎么辦?

    唐笙呡了呡嘴角,不受控制的,吞咽了下。

    許是因為心中有了期待,所以,意外的偶遇,讓那種本就已經雀躍期待的心情,瞬間爆發了出來……然后,她覺得自己有些把持不住了。

    淚目!

    “這里……”唐笙看都沒有看書,隨手指著。

    石墨晨偏眸看了眼,唐笙所指的地方,不是書,而是離書有差不多十公分的桌面。

    “你是想要研究木質結構還是桌子的制作?”石墨晨輕笑的問道。

    “嗯?”唐笙愣了下,下意識的偏眸看去……當看到自己手指的地方,頓時,側臉咧嘴了下,有種恨不得鉆到桌子底下去的沖動。

    這……太丟臉了!

    “咳咳!”唐笙有些手忙腳亂的急忙闔起書,“那個……我就是隨便看看,我不學這個專業,什么都不懂的,咳咳!”

    看著唐笙有些窘迫下的尷尬,石墨晨垂眸淺笑了下,也沒有戳破她。

    “那個……”唐笙急忙轉移話題的瞄了眼石墨晨手里的書,“你看建筑設計?你是學這個的還是……”

    “妹妹學建筑設計,我過來幫她找書?!筆殼嶁λ檔?,“遇到你,就在這里陪你看會兒?!?br />
    “……”

    唐笙眨巴了眼睛,對于石墨晨那毫不掩飾,‘找到書留下看書完全是為了陪她’的目的,有種既開心又茫然的感覺。

    ‘咚咚!’

    ‘咚咚咚咚……’

    完了完了,被撩到了!

    唐笙艱難的吞咽了下,很想壓制住那狂亂躁動的心臟,可是,怎么越跳越快?

    “我,我不用陪的……”唐笙不經思考的說道。

    說完,就后悔了。

    唐笙,你是豬嗎?

    平時的聰明、冷靜死哪里去了?

    “哦……”石墨晨聽了輕輕點點頭,好似認真的在想唐笙的話,過了幾秒后說道,“不過剛剛看這書還挺有趣的,反正無事,就順便翻完吧!”

    唐笙聽了,剛剛還氣惱自己口不對心的話,瞬間,又平復了下去。

    再次恢復了圖書部慣有的安靜。

    只是,之前石墨晨坐在對面,唐笙都看不進去書,何況這會兒坐到旁邊了……

    他還有妹妹?!

    在上大學嗎?

    唐笙偷偷睨了眼石墨晨石墨晨看的書,書頁上是各種關于建筑設計的專用詞。

    他是學什么的?

    看樣子,并不是只是隨便翻翻的感覺……好像,能看懂?

    唐笙此刻腦子里哪里還有來圖書館前的一點兒念想?

    全然,滿腦子都裝的是石墨晨……

    石墨晨知道唐笙在看他,也不動聲色,任由著她看。

    不同于澳海市她的隱忍,顯然,這次的偶遇,唐笙變了……變得,對未來,更加期待的多了。

    ……

    于默秋交疊著雙腿坐在沙發上看報紙,耳邊是樓上傳來的砸東西的聲音,夾雜著于諾不滿的任性言語。

    “于先生,小姐還是不吃飯……”傭人從樓上下來,一臉無奈。

    “不吃就餓著?!庇諛鋟訟鹵ㄖ?,“一天兩天的也餓不死?!?br />
    “可是……”傭人臉色為難。

    誰都知道,先生很寵小姐,這哪里舍得她一兩天不吃飯?

    說白了,二人這樣僵著,折騰的都是他們這些人。

    于默秋沉嘆一聲,合起報紙偏頭看了眼樓上,隨即起身,“重新準備點兒小諾愛吃的,就放到餐廳?!?br />
    “是!”傭人聽了,急忙應聲的就去了廚房。

    于默秋又看看樓上,才抬步上樓。

    “不吃不吃,我餓死也不吃!”

    于默秋推開門,就聽到于諾任性的聲音。

    “回來多久了,還沒有鬧夠?”于默秋沉了臉。

    于諾見不是傭人,當即一個抱枕扔了過來,“我已經成年了,我去哪里,找誰都是自由!”

    “沒有我做靠山,你能自由的這么任性嗎?”于默秋一把揮開抱枕,“于諾,是不是天底下就石墨晨一個男人?”

    “是!”于諾大吼,頓時鼻子一酸,眼睛就紅了,“天底下多少男人和我什么關系?我只要他,我只想和墨晨哥哥在一起?!?br />
    “你想?”于默秋冷笑了下,“你以為石墨晨是什么人?你想就可以了?”

    “哥哥明明有辦法……”

    “你還真說錯了,”于默秋‘呵’一聲,“我對大多數人都有辦法,可對石墨晨還真沒有……這個人,是沒有弱點的!”

    “他有!”

    于默秋皺眉。于諾想也不想的就吼道:“唐笙就是他的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