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灵敏度怎么调最稳:正文 第722章 九轉玉露丹

和平精英表情获得 www.eflfb.icu 目錄:我的契約老婆| 作者:華邪少| 類別:都市言情

    我的契約老婆正文第722章九轉玉露丹舒子晨笑道:“真的還是假???你又不是瞎子,怎么會看不到?”話是這么說,但是她也相信王三忍此刻說的是真話??墑且院竽??自己終于還是會老的啊,終將會變成一個滿臉皺紋的老太婆,老眼昏花,蒼老蹣跚……但是管他的,還是先愛了再說吧。

    兩人歷經了多少事故磨難,走到一起真是不容易,過去心里的那些坎兒,也都奮不顧身的邁了出去。去他媽的世俗恩怨,人生在世,也就是活這個一輩子,若是事事都計較起來,除了留下無窮的遺憾之外,毫無一點益處。

    兩人就在一個被窩里這么相擁著,相視著,舒子晨的一雙大眼睛清澈如水,王三忍的眼睛里也是毫無雜念,身體的糾纏只不過是愛情的額外恩賜,他們的相愛,更多是在精神層面。

    舒子晨忽然想起來一件事:“喂,剛才那個奇怪的老頭子說我臉上什么梅花悄然的是什么意思?我瞧你好像知道他說的意思啊,要不然你臉皮那么厚為什么臉紅?別以為我沒看見啊,趕緊老實跟我交代!”

    王三忍臉上又是一頭黑線,這個子晨,這時候怎么又想起來了?這要我怎么回答啊請問。囁嚅了半天也沒有說清楚,他又不會說謊,更不會對舒子晨說謊,但是這個問題委實難以回答嘛。舒子晨不客氣的給他頭上來了一個重重的栗鑿兒,快說,不說打死你!

    王三忍嘆了口氣:“這個這個,梅花吧,它就是個隱晦的稱謂,表示少女元嬰,是一種面相。就有點像是那個傳說中的守宮砂一樣,守宮砂你知道吧?舒子晨的臉色已經漸漸不好看了:”我當然知道那個玩意兒,繼續說啊?!?br />
    王三忍訕笑道:“那個老爺子瞧出你的梅花消散,就是說,就是你剛剛的失了處女之身,梅花的紅色就那個什么,就不見了,所以算是元氣小傷,其實是不打緊的,但是那枚丸藥我聞過了,里面有活死蛇的蛇膽,對女人的身體呢,那是大大的有益,所以我就……”

    舒子晨的臉色已經由紅轉白,又由白轉紅的變化了好幾次了,瞧得王三忍驚心動魄有沒有?連忙及時住嘴。他說話本來就有點笨,對舒子晨又緊張,所以就表達的較為直白,話說舒子晨聽了要是不生氣才怪呢。

    忽然舒子晨一口咬住了他的肩膀,王三忍吃痛又不敢叫出來,甚至連求饒都不敢,自己做的虧心事,被子晨咬也是應該的吧?舒子晨可真是咬的很用力,牙印血紅,都滲出鮮血來了。哼,我也要讓你出點血才解恨!

    見王三忍疼的呲牙咧嘴,可憐巴巴的樣子,舒子晨的怒意才減輕了一點:“都是你欺負我!還被人家看了去啦,你干嘛不告訴我,害我還沒皮沒臉的跟人家一起喝酒吃飯!我的臉都被你給丟盡了,我恨死你了!你別躲開,我還要咬你……”

    忽然發現王三忍的眼睛有點紅,呼吸也開始急促起來,鼻端也慢慢的滲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她還以為是王三忍吃痛,要不就是摟著自己有點情動,這倒也是人之常情,只是害羞的厲害。

    用力的將他推開一點,嗔怪道:“你怎么了啦!瞧你的樣子好嚇人啊?!巴躒桃哺芯醯攪松硤逕系牟皇?,一股熱流從他的腹部升起,不可遏制的隨著血液流到了全身,熱流過處,似乎整個人都燒了起來。

    舒子晨也察覺出來不對了,嚇的忙坐起身來:“三忍,你這是什么啦?”就這么一會兒的功夫,王三忍的臉漲紅的就好像是要滴出血來,眼睛里也布滿了血絲,通紅的就好像是電影里的吸血鬼。現在王三忍甚至感覺到自己的頭發都一根根的直立起來,神智卻漸漸的模糊。

    他勉強提起一口真氣,也只是說了兩個字:“王……楓!”舒子晨急的眼淚都下來了,但她畢竟是個堅強的女孩子,摟著王三忍將他輕輕的放在床上,感覺他身上的皮膚像是火爐一般燙,她纖細的雙手,竟然被燙的通紅!這不會是發燒吧,發燒到了這個溫度,人還能活么?

    她咬著牙,流著眼淚拿出電話,馬上撥通了王楓的號碼,聽到那邊傳來王楓有點訝異的應答,忙大聲嘶喊道:“王楓,你快來呀,三忍他好像不行了!我們在慶云武館,你……你快點來呀?!彼底攀忠蝗?,電話掉在了地上。

    王楓本來已經睡了,看到號碼是舒子晨的還真是感到很奇怪,話說舒子晨怎么會在半夜給他打電話?她不應該正在跟王三忍在一起么。聽到舒子晨帶著哭腔的喊聲,王楓一下子就從床上躍起,一邊往外走一邊道:“子晨,什么情況?子晨?”舒子晨卻根本聽不到他的話,因為一心一意都在王三忍的身上了。

    百里和季天笙還有林小美都聽到動靜都出來了,王楓道:“剛才子晨來電話,好像說三忍出事了,我們去看看,快點?!彼底漚路鈾姹愕囊淮?,開上車子,四人一路飛馳,闖了好幾個紅燈,用了不到二十分鐘就趕到了慶云健身館。

    百里身上有鑰匙,打開房門后幾人飛跑著上了二樓臥室,卻見王三忍躺在床上,雙目緊閉,牙關緊咬,渾身紅彤彤的就好像是燒熟了一樣。舒子晨跪在他的身邊,哭的嗓子都啞了,見到王楓忙道:“王楓,你快救救他??!”

    王楓趕過來的時候一路心急如焚,因為舒子晨只說了一句話后就沒有了動靜。他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狀況?現在看到王三忍雖然渾身通紅,燒的迷迷糊糊,但是呼吸卻依然綿長有力,只要人還活著,王楓就一定會想辦法救活他!

    他一伸手正要搭上王三忍的脈門,身后的季天笙卻忽然咦了一聲:“師哥,你先等等?!蓖醴悴鏌斕那譜潘骸霸趺??”季天笙過來輕輕的翻起了王三忍的眼皮,見到里面的一片血紅,又摸了一下他的鼻端呼吸,忽然神色怪異的道:“師哥,三忍哥是吃了九轉玉露丹??!”

    王楓也吃了一驚:“九轉玉露丹?那不是師伯自創的靈藥么,三忍怎么會有?”說著還是伸手摸上了王三忍的脈門,果然脈象翻騰,陽氣大盛,雖然是火,卻非心火,而是藥力催逼所致。雖然看起來駭人,實在是沒有什么大礙,只要等到藥力消盡,火燙的癥狀自然緩解。

    說起來不但無礙,對身體還是大大的有益,尤其是練功之人,更加受益匪淺。這種丹藥只有師伯能制出來,旁人想要求得一粒,那都是難上加難。莫說旁人,就連王楓都沒有服用過,甚至都沒有見過?;八凳Ω蹈Σ礁隼賢紛右恢蹦制⑵?,所以九轉玉露丸他這個師侄自然也無緣一見的。

    舒子晨忙道:“我們今天晚上遇到了一個老頭子,他跟三人下了一盤棋,我們又請他吃飯,他是給了我們幾顆黑黑的小藥丸泡在酒里,吳凱倫他們不敢吃,最后都被三忍給吃了,連他的一共四顆……我也吃了一顆啊,可是我為什么沒事?”

    她見王楓的神色舒緩,也沒有剛來時候的焦急了,似乎這藥丸也不是什么毒藥?季天笙卻忙道:“子晨姐姐,你們遇到的那個老者是什么打扮什么摸樣?”舒子晨道:“嗯,他么?穿著一身破舊道袍,背著一個大葫蘆一個布袋子,還有一把破竹傘,頭發胡子都是白的……”

    季天笙大喜:“那是我師傅??!他現在哪里你知不知道?”舒子晨搖搖頭:“他吃飽喝足就走了呀,誰知道他去了哪里……王楓,三忍他?”王楓道:“三忍沒事的,我師伯給你們的可是世上少有的珍惜靈藥,他是一下子吃的多了,所以藥力催逼的厲害一點,一會兒就好了?!?br />
    季天笙卻神色一下子黯然下來:“師傅竟然也在白川,他為什么不來找我?”他知道師傅神通廣大,若是來到白川,自然就知道他的下落,可是為啥不跟自己見面呢?難道師傅是怪自己跟師哥相認,所以生自己的氣了嗎?

    王楓道:“天笙,師伯他老人家不見你,自然有他的道理,知道他老人家康健,你也該歡喜才是?!蓖醴閔倌曄焙蛟馕皇Σ?,一晃也是近二十年沒有見到了。他也知道這個師伯行事莫測,正邪難分,脾氣古怪,并且隱隱的猜到可能就是因為自己,他才不見天笙的。

    季天笙默然不語,百里道:“天笙,你一定熟悉這個九轉玉露丹的吧,有沒有什么辦法幫著三忍哥緩解一下,他這樣子看起來實在很嚇人啊?!奔咎祗香讀艘幌祿毓窶?,道:“三忍哥一下子吃太多了,又是用的烈酒做引子,所以才燒成這樣,沒事的,有沒有白酒或者酒精?”

    這個肯定有,健身館也好,武館也罷,酒精是必備的。百里忙下去找了一瓶上來,季天笙接過來打來,將一整瓶酒精都倒在王三忍的胸口上,雙手按上去揉搓了幾下,不一會兒就見到絲絲熱氣從打開的毛孔中冒了出來,甚至還能聽到嗤嗤的響聲。

    林小美插話道:“子晨姐姐也吃了一顆,她可沒有什么武功內力,那她……”

    季天笙打量了一下已經止住了眼淚,正皺著眉頭癡癡瞧著王三忍的舒子晨道:“她沒事的,他是女生,吃了九轉玉露丹直接陰陽相濟,吸收體內了,再說又只是吃了一顆……子晨姐姐,要是你噓噓的時候發現尿液血紅,你不要害怕,那是藥物殘留,三天后就自然好了?!?br />
    舒子晨紅著臉點點頭,心說干嘛要說的這么直白???原來這個季天笙竟然就是那個老頭子的徒弟,可真是夠巧的呢?;褂欣賢紛泳谷皇峭醴愕氖Σ??王楓大哥醫術厲害的不得了,那這個師伯想必也是醫中圣手,難怪他瞧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