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2019无后座力最佳灵敏:正文 第778章 女人真可怕

和平精英表情获得 www.eflfb.icu 目錄:我的契約老婆| 作者:華邪少| 類別:都市言情

    凱特琳覺得事有蹊蹺,看了一眼傻愣在一旁的蘇安然,踩了油門便開了出去。

    “哎喲~”由于車子突然啟動,慣性讓側身看著后排蘇安然一下重心不穩,往后磕了一下。

    “哎呀我去,凱特琳,你開車時不能提前說一下嗎?”蘇安然捂著左邊的腦袋,皺著眉毛說道。

    凱特琳沒有理會蘇安然,而是從后視鏡里看了一眼后排坐著的兩個人,開口問道,“你們遇到什么事了?”

    阿偉回過神來,指了指佛利亞,“她,遇到危險了。一大群惡人追著她!”

    這么一說,便勾起了佛利亞的思緒。她回想到剛才發生的一切,后怕的縮了縮肩膀。

    蘇安然這才認真打量起這個女孩,這才發現佛利亞身上的衣服帶著污跡,還有褶皺,顯然是遇到了什么。這讓蘇安然不禁想起自己之前的遭遇,不禁生氣的問道,“佛利亞,你別害怕,小女子報仇十年不晚!”

    佛利亞一聽,覺得蘇安然話里有話,似乎也是遇到過什么事。于是,點點頭,眼神里露出一絲陰狠,“是的,這個仇一定報!”打狗也要看主人,更何況我是布魯分的女兒。這條街,誰不認識自己的爸爸。

    “你可以告訴我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嗎?”凱特琳覺得有必要問清楚,畢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今阿偉都管上這事,最好還是弄清楚事情的原委比較妥當。

    佛利亞垂下眼簾,她覺得這件事沒必要告訴他們,可是一抬頭,看見蘇安然和阿偉一臉關心的看著自己,動了動嘴唇,還是姍姍道來,“我不大愛上學,可是我辦非要逼著我去上學,還托了他一個朋友監督我。那個朋友說,只要我三天用正常手段正常工作賺三百塊,他就幫我勸說我爸爸不再逼我上學,但是如果我沒做到,就要送我出國?!?br />
    “你看起來年紀不大,干嘛不想上學?女孩子還是多讀書比較好?!彼瞻踩恢辶酥迕?,沒想到眼前這個女孩子年紀還很小,還在上學,可是這看起來還是比較成熟的,說明比較早熟。

    “那個朋友也這么對我說過,說女孩子要是多讀書比較好??墑俏藝嫻牟幌肽釷?,于是我今天去找了一份工作,在酒吧當服務員?!狽鵠強醋叛矍罷飧鏨蛋滋鶿瞻踩?,不禁想起王楓。

    佛利亞的話讓蘇安然的眉頭鎖的更緊了,難怪呢?應該是得罪人,被人追,想到自己之前的際遇,蘇安然一臉嚴肅的說道,“那么多工作種類,為什么要選在酒吧?三天賺三百塊,任何一個行業兼職都能滿足你的。像酒吧那種地方,魚龍混雜,什么樣的人都有的?!?br />
    “我之前也就在酒吧玩過,其他都不懂,所以……我也很后悔,不該這么投機取巧?!狽鵠塹拖巒?,如果能重來,她一定不會再選擇去酒吧。

    蘇安然拉過佛利亞的手,拍了拍,一副大姐姐的樣子,語重心長的說,“那個人也是希望你能明白,社會太復雜,并不是你呆在復雜的地方你就一定會很聰明?!?br />
    “然后呢,你遇到什么事了?”凱特琳接著問道。這孩子早熟,誰知道在酒吧里鬧得什么事。

    佛利亞看了看后視鏡里的那雙眼睛,老實的交代道,“一個客人非禮我,我扇了那個油膩大叔一耳光,沒想到反倒引起了油膩大叔的興趣。平日里和自己交好的酒吧經理也占到了那個油膩大叔那邊,幸好我跑得快,不過如果不是阿偉,我極有可能被抓了?!?br />
    “我德天,這大白天的還有這種事?”阿偉忍不住驚訝起來,幸好被自己遇上了,不然不知道又會是什么樣的情況。

    “油膩大叔,嘔~”蘇安然腦補了一下,忍不住想吐。不過想到自己之前的兩次遭遇,蘇安然也覺得自己特別慶幸,被王楓救了。女人啊,在這種事情上往往都是弱者。

    凱特琳淡淡的說道,“希望這次的事情能讓你長長記性,小孩子家家的少去酒吧?!?br />
    蘇安然和佛利亞都弱弱的看了一眼凱特琳,點點頭。

    “我說安然,你點什么頭,又不是說你!”阿偉一臉好奇的看著蘇安然。

    蘇安然一下回過神來,訕訕的說道,“凱特琳氣場太足了,我也被震住了?!輩畹惚環⑾?,要是凱特琳知道自己之前遇到的那兩件事,指不定要扒了自己的皮。

    “切,逗比!”阿偉翻了一百眼,嘲諷道。

    “你說什么?簡直邪門了!”蘇安然松開佛利亞的手,反手就給了阿偉一個爆栗,兇巴巴的說道。

    阿偉捂著腦袋,委屈巴巴的說道,“真不知道那人是不是眼瞎,居然看上你這個兇婆娘!”

    “你說誰兇婆娘呢?看我不去跟你奶奶告狀去!”蘇安然氣鼓鼓的瞪著阿偉,惡狠狠的說道。

    “誒誒誒,安然姐啊,你看我們這么好的關系,就不要去告訴我奶奶了。她老人家心臟不大好,這你是知道的?!卑⑽耙惶瞻踩灰ジ嫠咦約旱哪棠?,立刻就變了臉,開始討好起蘇安然。

    佛利亞驚訝的看著阿偉這比翻書還快的變臉,開始好奇他們到底什么關系。

    “哦~現在知道喊我安然姐了,剛才誰說我是兇婆娘的?”蘇安然趾高氣昂的說道。哼,這渾小子居然敢罵自己兇婆娘,從小到大,只要阿偉欺負自己,她就去阿偉奶奶家告狀,然后這混小子絕對遭殃。

    “別理會他們!從小一起長得的,仗著人家阿偉的奶奶喜歡她,就一直欺負阿偉!”凱特琳見佛利亞吃驚的表情,便開口解釋道。

    蘇安然這下不高興了,“什么叫我一直欺負阿偉?他本來就一個男人,就該讓著我的!你看,這小子一回來居然就敢罵我臭婆娘!”

    “是是是,我的不對,我口無遮攔,你大人不記小人過,你看著小孩子在旁邊了,我們就不要斗嘴了!”阿偉瞧見蘇安然有些生氣了,趕緊自己承認錯誤,不然真鬧到奶奶那里去,遭殃的可是自己。再說了,這佛利亞還在旁邊呢。

    “哼,你說誰小孩子呢?我馬上就16了!”聽到阿偉說自己小,佛利亞也不高興起來,她最討厭別人說她小。

    “哈哈哈……”凱特琳大笑起來,她停下車,說道,“到了,趕緊下車吧,阿偉!”阿偉這簡直就是作死小能手,同時得罪了兩個女人。

    阿偉見狀,雖然委屈,雖然驚訝,但還是識趣的趕緊,下車為蘇安然打開車門,狗腿的說道,“兩位女神,請下車!”

    “哼~”蘇安然和佛利亞同時瞪了阿偉一眼,然后異口同聲的冷哼一聲,下車,然后手挽手的進院子去了。

    阿偉抹了抹額頭上的冷汗,不禁說道,“女人真可怕!”還是安吉麗娜最溫柔,阿偉心里默默地補了一句。

    “這個女孩子挺不錯的?!笨亓障魯?,路過阿偉身邊,勾起嘴角,調侃的說道。

    阿偉頓時聽得汗毛豎起,訕訕的笑了笑,“凱特琳,怎么連你也打趣我?”凱特琳從來都是說話殺人不見血的那種,女人真可怕!

    “哈哈哈……”凱特琳再次大笑,然后走進院子里。

    阿偉若有所思的看著凱特琳的背影,好奇怪,沒以前的凱特琳可沒這么愛笑,如果這么一會兒的功夫,大笑了兩次。真不明白,有什么好笑的?

    警察局里,大家都被集中到一個大廳里,整齊的坐著聽著帕克說話。

    “事情的大概也就是這樣,你們面前放著紙和筆,希望你們認真寫好自己的筆錄?!迸量舜籩碌慕擦艘幌?,然后讓大家開始寫筆錄。

    大家也都很配合,拿起筆唰唰的寫起來。而后,他們便開始等。

    沒過一會,亞莉克西雅就過來了,“由于案件比較復雜,所以在場的每一位都有殺人的嫌疑,請你們配合我們。你們將被暫時拘留,請你們將身上所有的物品放置到你們面前的塑料袋里?!?br />
    “臥槽,憑什么抓我們!說好的做完筆錄,就讓我們回去?!輩悸撤稚砼緣牟槔澩笊檔?。

    “就是,警察怎么說話不算數?”又有人說道。

    “你們廠里出現命案,你覺得你們能這么快就出去?指不定兇手就隱藏在你們其中。所以,都給我放老實一點!”亞莉克西雅冷冽的看著大家。

    “大家都原地休息吧,反正警局管吃管喝,有警察?;の頤?,你們怕什么?”王楓翹起二郎腿,*的說道。

    大家一看王楓發了話,都面面相覷,然后布魯分摸了摸頭說道,“你這小子說的倒是這么一回事,指不定殺人兇手都想殺我們滅口呢!”

    “王楓,你別在這胡亂說,都給我老實帶著!”亞莉克西雅等了王楓一眼。這王楓,簡直就在煽風點火。

    “瞧瞧,這么漂亮的女警花都被你們氣得不漂亮了,還是都乖乖聽話吧!”王楓閃著退,痞痞地說道。

    大家一聽,反而轟然大笑起來,卻都紛紛坐下,饒有興趣的看著前面的亞莉克西雅。

    只見她臉刷的一下抹上了紅暈,從來沒人敢這么當中調戲過自己,她狠狠地瞪了王楓一眼,指著王楓說道,“你,跟我出來!”

    “哇哦,特殊待遇??!小子艷福不淺嘛!”眾人起哄道。

    王楓跟著笑了起來,調侃道,“小的馬上就來,女神莫急!”

    亞莉克西雅深深吸了一口,然后板著臉對王楓說道,“收起你的虛偽,跟我來?!?br />
    眾人又是一笑,王楓朝大家挑了挑眉,便油皮的跟了出去。

    亞莉克西雅將王楓帶到自己的辦公室,示意讓王楓坐下,王楓一進門便關上門,將前面的亞莉克西雅推了一把。

    亞莉克西雅快速的回過身,朝王楓踢去,王楓一閃身,向前一欺身,便將亞莉克西雅壁咚到墻上。他湊近到亞莉克西雅的耳邊,輕輕地說道,“這么單獨的叫我來干嘛呢?”

    “你!”亞莉克西雅腳下一用力,想要踢王楓的下身,沒想到王楓快速的向后一退,躲過了自己的防狼術。

    “嘖嘖,總是這么兇巴巴的,帕克肯定不會喜歡你!”王楓一臉惋惜的搖搖頭。

    “王楓,你給我閉嘴!我警告你,不許再說這句話!”亞莉克西雅眼神一緊,突然沉聲說道。這王楓,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及此事!欺負自己打不過他嗎?只要他還再再提一遍,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