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视频:正文 第796章 注意她的意

和平精英表情获得 www.eflfb.icu 目錄:我的契約老婆| 作者:華邪少| 類別:都市言情

    我的契約老婆正文第796章注意她的意圖“安然是不會認你的!”艾德文娜實在看不下去了,一把搶過電話,一字一句的說道。這個女人簡直太囂張跋扈了!

    蘇珊一聽,居然又是那個女人,不由得輕蔑說道,“不認我,難道認你嗎?你算哪門子的賤人?”

    “我想,這個世界上,恐怕沒有比你更賤的女人。只有賤人,才會到處罵別人賤人!”艾德文娜穩住語氣,毫不客氣的反駁道。

    “好,好的很!你讓蘇勝給我等著?!彼丈豪浜咭簧?,便掛斷了電話。既然硬得不吃,那就來軟的,自己就不相信,蘇勝這么快就把自己忘了,他的心里再也沒有了他。

    艾德文娜講電話地給蘇勝,扶著蘇勝的胸口問道,“她到底想干嘛?”這樣鬧著,蘇安然根本不會認她。

    “我也不知道,消失了那么多年突然出現,以我對她的了解,肯定就如當年那件事情一樣?!彼帳ぬ玖艘豢諂?,真不知道這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當年的事情?”艾德文娜好奇的問道。剛才他也聽到了那個叫蘇珊的女人說蘇勝不是蘇安然的親生父親。

    蘇勝看了艾德文娜一眼,又嘆了一口氣,眼睛看向窗外,思緒回到了以前,“蘇珊是個孤兒,被我父母領養回家。從小我就極其喜歡她,但是她并不喜歡我。之前跟你們說,是父母要求的,其實不是,我的父母從來沒有逼迫她跟我結婚,而是她突然有一天找到我,告訴我她懷孕了,她很害怕。于是讓我告訴了我的父母,這個孩子是我的。于是,我們結婚了。其他的,就是我之前講的,唯獨這一點我是對你們隱瞞了?!?br />
    “原來,你連我也騙了?!蓖醴憧吭誆》康拿派?,痞痞地看著蘇勝。

    蘇勝和艾德文娜先是一愣,然后同時看向門口的王楓,蘇勝驚訝的問道,“你什么時候來的?”糟了,這小子,不會聽到什么不該聽到的吧?

    “嗯,我想想,大概是從你開始回憶的時候吧!”王楓笑了笑,走進來將病房的門管好。

    蘇勝不禁有些擔心,但又有些生氣,這渾小子,居然偷聽大人們講話,于是沒好氣的說道,“安然呢?”

    “嗯,阿偉的奶奶生病了,我剛把她送過來?!蓖醴鬩膊灰?,如實的說道。

    蘇勝一下站起身來,扯得傷口疼得自己只咧嘴,“你,你說阿偉的奶奶生病了?”

    “嗯,是的,老毛病復發了,只是這次嚴重了一些?!蓖醴隳悶鶿荷舷骱玫鈉還?,便往嘴里送,咔嚓咔嚓咬得清脆的很。

    “難怪呢,我是說安然怎么沒有來看我,原來是孝敬奶奶去了?!彼帳ひ桓被腥淮笪虻謀砬?,突然想到剛才王楓說道送安然過來的,于是試探性的一問,“安然是不是見過她的媽媽?”

    王楓點了點頭,小心的提醒道,“你還是不要當安然的面兒提這個事。不過我還真想不明白,當年你家條件也不差,為什么你非要喜歡這么跋扈的女人?”

    “噗……”蘇勝剛接過艾德文娜遞過來的茶,聽王楓這么一說,一下子噴了出來,嗆得咳起嗽來。

    艾德文娜立即貼心的給蘇勝扶背,蘇勝感激的看了艾德文娜一眼,轉頭瞪著王楓說道,“你這小子,說話能不能不要這么直接?”

    “我沒說的很直接???”王楓無辜的聳聳肩,趁艾德文娜不注意朝蘇勝挑了挑眉。好好珍惜身邊的女人吧!

    蘇勝先是有些疑惑,但當看到王楓朝自己使眼色讓自己看艾德文娜的時候,他便明白了。蘇珊確實跟艾德文娜沒法比,一個跋扈無理,一個溫柔賢惠。自從遇到了艾德文娜,自己也曾多次懷疑自己曾經是不是吃錯了藥,為什么會喜歡上蘇珊?或許這就是愛情里面的莫名其妙吧。

    想到這里,蘇勝沒好氣的又瞪了王楓一眼,拉過艾德文娜的手,對王楓說,“以前是我沒見識,現在我才知道什么是愛情?!彼蛋?,深情的望向艾德文娜。

    艾德文娜臉一紅,嗔了蘇勝一眼,嬌羞的說道,“就屬你沒個正經樣,還有孩子在呢?!?br />
    王楓立刻挑了挑眉,擺手說道,“我什么都沒看到,也沒什么都沒聽到。你們繼續你儂我儂,我去找安然了?!?br />
    “好,你先去,告訴安然,我晚些也去看看老太太?!彼帳さ愕閫?,欣慰的看著王楓。女兒能嫁給這樣的男人真是她的福氣。想到老太太,蘇勝覺得作為晚輩還是要去探望的,畢竟鄰居一場,曾經也多虧她幫助自己照料安然。

    王楓做了一個OK的手勢,朝艾德文娜點了點頭,便轉身準備離開,剛走到病房門口,打開門,他忽然回頭對蘇勝嚴肅的說道,“一定要注意她的意圖,這次回來怕是目的不簡單?!?br />
    蘇勝一愣,堅定地朝王楓點了點頭,示意自己心里明白,王楓這才點點頭,走了出去。

    “雖然,我與她不相識,但是我感覺她不懷好意?!卑攣哪燃醴闋吆?,對蘇勝說道。雖然未曾謀面,但是這女人的態度實在太惡劣。

    蘇勝詫異的抬頭看著艾德文娜,沒想到她也會這么說。之前自己就猜想到她這次回來,會有什么目的,但是面對她哭泣的時候,心底還是軟了,所以才答應說服安然去見她??墑親約閡裁輝氳?,她們會遇上。

    見蘇勝詫異的眼神,艾德文娜淺笑著說道,“不是我想說她的壞話,只是我從未怕過她,我只是比較擔心她會對安然不利?!?br />
    蘇勝寵溺的摸了摸艾德文娜的手,柔聲說道,“我知道,而且我相信你也不是那樣的人。我也知道,你是為了安然好,你放心我會多注意的?!?br />
    艾德文娜會心一笑,點點頭說道,“你還是上去看看老太太,反正都在一棟樓里?!?br />
    “好,那你乖乖在這里等我哦~”蘇勝欣慰的笑了笑,調侃道。如果自己一早就遇上她,那該多好。

    艾德文娜點點頭,將蘇勝扶了起來,走到門口,將剛才收拾好的水果袋遞給蘇勝,貼心的說道,“老太太不認識我,我也不方便上去,你一個人慢些走?!?br />
    “好,你就放心吧!”蘇勝擰著水果,拍了拍胸脯保證道。

    送走了蘇勝,艾德文娜便去洗蘇勝的衣物。剛洗好,便聽見那道跋扈的女聲在病房里想起,“蘇勝,你人呢?給我出來!”

    艾德文娜端著衣服,慢慢的走出去,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打扮時尚,臉上濃妝艷抹的女人??墑竊僭趺湊詬且駁膊蛔∷暝略諏成系撓〖?,而且面色也不大好。

    “誒,你給我站住,蘇勝去哪了?”見有人端著衣物從衛生間出來,蘇珊一把拉住艾德文娜,很沒禮貌的問道。

    艾德文娜抬眼冷冷的看著蘇珊,毫不客氣的說道,“請你放手!”

    蘇珊眼里閃過一絲詫異,片刻便消失了,松開手,一副恍然大悟的笑道,“呵呵呵,原來是你!”

    “有什么不妥嗎?”艾德文娜越過蘇珊,慢悠悠的問道。

    “難怪呢?蘇勝會被你勾去魂兒。瞧瞧這溫良賢淑的樣子,嘖嘖嘖~”蘇珊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翹起二郎腿,陰陽怪氣的說道。自己從前可是什么事都不做的,什么家務都是蘇勝一手做。不過這女人,舉止優雅,面色紅潤,皮膚好的讓自己妒忌。

    艾德文娜頓了頓手里的活兒,慢條斯理的說道,“并不是每個人都想著怎么去勾引別人?再美的容顏也不過是個皮囊?!?br />
    “你說誰勾引別人?”蘇珊眼神一緊,氣得抓住椅子的雙靠。這賤人,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頂撞自己,真不知道蘇勝喜歡這女人什么?

    艾德文娜冷笑一聲,繼續涼自己的衣服,沒有理會蘇珊。

    蘇珊見艾德文娜不理會自己,心里越發的生氣,她站起身來,一把見折身回屋的艾德文娜手上的盆子揮掉到地上。

    “請你客氣一點?!卑攣哪忍鶩?,看向蘇珊。這個女人,實在太沒素質。

    蘇珊站到艾德文娜對面,挺了挺胸,“我對你已經很客氣了?!幣皇欽饈撬帳さ牟》?,她早就動手打了眼前的這個裝模做樣的賤人。

    “原來,你是這么想打我?是嫉妒我吧?”艾德文娜淺淺一笑,看著對面的蘇珊。

    蘇珊將包扔在椅子上,揚起手,得意的說道,“沒錯,我就是想打你?!彼蛋站蛻認虬攣哪?。

    艾德文娜一閃身,蘇珊打了一個空,不禁再次揚起手,再次打向艾德文娜,卻又被艾德文娜躲開了。蘇珊氣得臉都變了型,大聲喊道,“還不給我滾進來!”

    話音剛落,門邊被打開,進來一個黑衣人。

    “給我抓住她!”蘇珊指著艾德文娜,對黑衣人說道。

    艾德文娜一驚,沒想到蘇珊帶了保鏢,立刻就想往門外跑,可是卻被保鏢攔住了去路。拗不過保鏢,很快便被保鏢反手抓著推到蘇珊面前。

    蘇珊冷笑一聲,轉身回到椅子上,翹起二郎腿,一臉得意的看著艾德文娜說道,“你倒是接著掙扎??!”

    “你就不怕蘇勝看到?”艾德文娜抬出蘇勝,妄圖嚇唬一下蘇珊。

    “蘇勝?”蘇珊用手指挑起艾德文娜白凈的臉,嘲諷的說道,“就算他在,我照打不誤!”說罷,一耳光扇到那張令自己妒忌的臉上。

    艾德文娜被扇的有些暈乎,但還是抬起頭瞪向蘇珊說道,“你這次回來,到底是什么目的?”

    “哎呀,你怎么知道?”蘇珊假裝捂住嘴巴,驚訝的說道。

    “呵呵,你不要裝!”艾德文娜冷笑一聲,輕蔑的看向蘇珊,接著說道,“你這臉,一看就是得了病,怕是癌癥之類的吧?”以前照看過很多有錢的癌癥病人,他們的臉色都不如常人,就算用再多的粉,也蓋不住。這蘇珊一進來,她就看出來,這女人得了癌癥。

    “我的臉……”蘇珊聽到艾德文娜這么一說,一下惶恐的捂住自己的臉,喃喃的說道。忽然,眼神變得凌厲起來,伸手就給了艾德文娜兩耳光,狠狠的說道,“你再給我炫耀你這張臉嗎?”

    艾德文娜心理游戲慌亂了,蘇珊的眼神看起來有些變態。于是,她大聲的質問道,“你到底想干什么?為什么要回來找安然?”試圖去轉移蘇珊的注意力。她怎么都有種不祥的預感,覺得這個癌癥需要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