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求生刺激战场为什么改成和平精英:第四卷 何當共剪西窗梅 第二百六十一章 灃河放燈

和平精英表情获得 www.eflfb.icu 目錄:朱顏禍妃| 作者:綰綰流年| 類別:都市言情

    “煙花綻放的那一刻,的確很美,卻轉瞬即逝,這樣短暫的絢爛美好,毫無意義?!?br />
    下一刻,慕云漪的面前被黑影擋住,她詫異的抬起頭,未及開口,莫衍的披風已經被他雙手一抖,披在了她的肩上。

    “知道是晚上還穿這么少?!笨諼薔顧凄涼?。

    “喂,方才是你說披風礙事,給我扔了?!蹦皆其粼椒⒕醯謎飧魷才蕹5拿婢吣姓嬲媸悄巖宰矯?,負氣的她正要把莫衍的披風摘下來,卻再次被他按住。

    “別人的披風礙事,我的不會?!?br />
    已經懶得跟這個潑皮無賴講道理,不想又被他拉起來一齊躍下屋頂,“既然不喜歡,我們就不看?!?br />
    慕云漪已經習慣了這一晚被莫衍“拽來拽去”了,索性跟上他的步伐,靈巧地點踏在各個可堪當做落腳點的地方。

    最后,兩人停在了城北河畔。此河自南向北,直穿灃城,故名灃河,是灃城百姓們賴以生存的母親河。

    因而每逢年節,百姓們便會在河面上放河燈許愿,他們認為沒有什么比向母親河許愿更為靈驗的了。

    “來這里做什么?”

    慕云漪環顧四周,這會子大多百姓攤販都去城南看煙花了,北邊河畔已經沒剩什么人,只剩下零星幾個河燈。

    “這里清凈,你從來不喜人多,今日竟主動跑進最擁堵的石橋上去?!?br />
    的確,方才在集市的人山人海幾乎要了慕云漪的命,除去有任務在身,否則她絕不會讓自己置身于擁擠混亂的環境之中。

    如此想著,慕云漪猛然看向莫衍,與他相識不久,見面更是不過幾次,怎么他對自己這般了解,方才這一番話更是說的無比自然。

    似乎看出慕云漪眼中的狐疑,莫衍聳了聳肩道:“我也不喜歡人多,不然你以為我為什么帶你去屋頂?!?br />
    莫衍長久以來都是獨來獨往,加上那樣的身世過往,與自己一樣不喜人多,似乎也沒什么不對勁。

    看著河面上蓮燈嫣紅,燭光搖曳,倒是好看得很,慕云漪順勢在邊上坐了下來。

    “喏?!?br />
    慕云漪轉頭,莫衍不知從哪兒變戲法似的,拿來兩個蓮燈。

    “大皇子也信這個?”慕云漪忍俊不禁。

    “信與不信,入鄉隨俗罷了?!?br />
    慕云漪笑著接過一盞蓮燈和火折子,“是啊,成愿終是要靠自己的?!?br />
    然而將燈芯點燃的那一刻,無數的畫面再次沖進她的腦海。

    見慕云漪遲疑的面容,莫衍停下道:“怎么?”

    “無事?!彼蛋?,慕云漪若無其事的蹲下身子將點燃的蓮燈輕輕放在了河面上,心中默念四個字:愿慕修安。

    “想到了什么?”莫衍在一旁亦將蓮燈放在河面上,朝慕云漪蓮燈的方向撥弄幾下,很快,兩盞蓮燈距離越來越靠近。

    “一個人?!?br />
    “公主曾經放過河燈嗎?”莫衍沒有追問那是何人,無端轉了話題。

    “放過一次?!?br />
    慕云漪突然覺得今晚的一切都與當初上陵城元宵夜那么的相似,有繁華喧鬧的集市,擁擠的人群,有奪目的焰火,有飄曳的河燈,唯獨,沒有了他。

    慕云漪看著遠方不知何處,似是跟莫衍說,又像是自言自語:“那時候他還在?!?br />
    說罷,她立即收斂和情緒和目光,起身背對河面:“走吧?!?br />
    “公主很想他嗎?”沒走幾步,慕云漪身后傳來他不知情緒的疑問,

    “大皇子,似乎管的太多了呢?!?br />
    莫衍輕笑作罷,“公主要回去了嗎?”

    “不然呢?”自己已經“消失”這么久了,回去還要找個說辭搪塞蘇家兄妹,總不能跟他們說,是跟他們東昭大皇子在一起吧。

    “回蘇家那個四合院?”

    “看來大皇子對我的行蹤了如指掌?!?br />
    “那宅子不好,搬出來?!?br />
    “如何不好?”慕云漪看著這奇怪的面具男,怎么就這般喜歡多管閑事?

    憋了半天,莫衍才說了一句:“堂堂西穹公主,怎可日日和東昭勛貴之家廝混在一起,成何體統?”

    “哦?那大皇子也是東昭的人?!?br />
    “一則,我可不是東昭人,何況,我同你是盟友,怎能相提并論?!蹦苷裾裼寫?。

    果真是“強盜邏輯”,慕云漪不欲與他多言,繼續向回走。

    “這附近的灃和巷,有我一處宅子最是安靜不過?!蹦艽戰肀?,“不若公主住過來,如何?”

    “多謝大皇子邀請,不必?!蹦皆其艋鼐睪斂揮淘?。

    “我那雖說不大,住下你們姐弟還是綽綽有余了?!?br />
    慕云漪看著莫衍,突然覺得這戴著面具看不到面容的人真是深得可怕,居然連慕云鐸來到了灃城他都洞悉地一清二楚,“是不是從一開始你就跟著我?”

    “公主怕是想多了,我不過是恰好路過灃城?!?br />
    “但愿如此?!?br />
    “那公主是答應了?”

    “沒有?!?br />
    莫衍陪著慕云漪一路回去,直至靠近蘇家四合院的轉角,慕云漪開口:“就到這里吧?!?br />
    “怎么,怕被某人看到?”莫衍不懷好意地擋在了慕云漪面前。

    經過這一晚的相處,慕云漪已經對莫衍的言語見怪不怪了,反倒是揚首迎上他的目光,挑釁般說道:“我自是沒什么怕的,只是大皇子若被人看到,還是被東昭的朝臣,只怕不妙吧?!?br />
    莫衍啟齒輕笑:“牙尖嘴利?!?br />
    “小姐,小姐是你在那里嗎?”

    這時,四合院大門的方向傳來碧瀅的聲音,慕云漪下意識地想要回應,但又顧及莫衍在此,“你……”

    誰知一回頭,莫衍已經消失在陰影之中,慕云漪心道:這人還真是來無影去無蹤。

    “小姐,是你嗎?”碧瀅的腳步越來越近,試探的問道。

    “是我!”慕云漪整理一番情緒,走了出去。

    碧瀅拉著慕云漪左看看右看看,確定她完好無損才松了口氣,“哎呀,可算找到您了!您這是去哪了,方才蘇將軍和蘇小姐回來,說您不見了,可把奴婢急壞了呢!”

    “哦,燈會人多雜亂,我與他們走散了?!蹦皆其羥崦璧吹廝盜艘瘓?。

    “這么晚了,咱們快進去吧,喝碗熱乎乎的甜湯暖暖才好!”

    “等等?!?br />
    “主子,怎么?”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