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女生好听的网名:正文 第六百四十四章 劉家戰士!

和平精英表情获得 www.eflfb.icu 目錄:混子的江湖| 作者:無良80| 類別:都市言情

    大闖一拳搗在那人臉上后,直接繞過他,向著屋內的胖子沖過去,此時,被打的小子還要再轉身過去,被胖五上去一把揪住他的頭發,跟著腳下使了個絆子,直接將他摔倒在地。

    “你是干啥的!”坐在辦公桌后的胖子,站起身,瞪著眼問大闖道。

    “我他媽說了,來了就是干你的!”大闖說話的同時,身子一躍,跳上了辦公桌,跟著一腳踢飛了桌上一架雄鷹展翅的木雕。

    胖子剛要跑,大闖直接一腳“咣”的踹在他的臉上。

    這一腳力道之大,直接將胖子踹得向后倒了兩步,連同身后的椅子一塊翻倒在地,跟著大闖跳下桌子,又是一腳,直接蹬在胖子的肚子上。

    胖子被大闖踹翻在地,剛要起身,大闖一腳踏在他的大臉蛋子上,喊道:“別他媽動,動一下,把你下水翻出來!”

    胖子此刻喘著粗氣,瞥著大闖問道:“你……你到底是誰?!”

    與此同時,胖五和高天兩個已經走到了大闖的身后。

    “興隆礦業,你知道吧?!”大闖瞪著胖子,問道。

    “你是……老駒派來的?!”胖子瞪著倆眼珠子看著大闖。

    “艸,知道話多啥后果嗎!”大闖說著話,一伸手,從高天的手中接過了一把軍刺。

    “你要干啥?!”胖子驚詫的看著大闖問道。

    “不干啥,我就覺得有些人,他媽忒沒個記性,跟人家說好的事兒,轉臉就變哈!那我就給他長點記性!”說著話,大闖用手捋了一下軍刺的血槽,跟著將刀刃放在了胖子的一只左耳上。

    “別……哥們,別,有話好說!好好說!”胖子咽了口唾沫,說道。

    大闖并沒說話,跟著將刀刃放在胖子的耳根,使勁一推,“唰”一片耳朵瞬間割下。

    “啊……!??!……”胖子瞬間大聲哀嚎起來。

    "咣當?。?br />
    “怎么啦,八哥!”

    以此同時,大門被人推開,五六個青年闖了進來,瞪著眼珠子喊道。

    “小輝,快過來救我??!”被叫做八哥的胖子,躺在地上痛苦的喊道。

    “我艸,放開八哥!”五六個人大喊著向著大闖幾個人沖去。

    大闖直接一把揪住八哥的衣領,用軍刺頂在他肥厚的脖頸上,說:“誰他媽再往前一步,我就片他一塊肉,不信,就試試!”

    “啊……!啊……!”八哥此時滿頭都是大汗粒子,臉色此時已經煞白,喘著粗氣看向大闖。

    “放開八哥!”小輝指著大闖喊道。

    “我說你他媽喊啥玩兒??!”胖五楞著眼珠子說道,“你他媽讓放就放啊,你叫??仄靼?!”

    胖五這話說完,把他旁邊兒的高天給逗樂了。

    “艸,老五,這時候也就你幾把能整出這詞兒來!”高天瞅著那幫人,目不轉睛的沖胖五來了一句。

    “呵呵,你五哥夠道吧,跟我捅詞兒,段小波那個小畜生都得甘拜下風,呵呵!”胖五摳著臉蛋子笑著說道。

    這倆人在這談笑風生,根本就沒把面前的這幫人放在眼里。

    只手捂著耳朵,撇著大嘴,顫聲對大闖說:“哥們,無冤無仇,有啥事,你就直說,讓我明白兒的,哪我做的不對,你跟我說行不!”

    大闖瞅著笑,“啥事兒,還用我說嘛?自己干了啥事兒不知道是哈?!刀片子劃得不疼,還是我下手太輕了?!”說著話,大闖手中的軍刺再次使勁一逼。

    “別……別別!”八哥驚慌失措的趕緊喊道,“我知道,我知道了,哥們……”

    “知道,就跟我走,啥時候把事兒辦明白了,啥時候放你回來!”大闖說著話,使勁拽了一下胖子。

    “你他媽的放了八哥,我他媽讓你走不出這門,你信嗎!”此時,被八哥叫做小輝那小子,指著大闖喊道。

    “艸,你他媽是跟我說話嗎???”大闖磨著牙問道。

    與此同時,八哥手捂著流血的耳朵,說道:“哥們,有啥事,咱在這說行不,你真動了我,你也好不了!”

    “艸!”大闖直接一軍刺挑在胖子的臉蛋子上,生生將一塊肉剜下來。

    “??!……嘶??!……”八哥疼得聲嘶力竭的大喊。

    “八哥!”

    “不想讓他受罪,就都他媽老實站那!”胖五立著大眼珠子,指著那幫人喊道。

    “我再問你一遍,是跟我走,還是留在這?”大闖面無表情的看著八哥問道,與此同時,冰涼的軍刺已經拍在了邊的臉蛋子上。

    “……走,我跟你走……我跟你走!”八哥喘著粗氣,汗水順著臉頰流到了下巴上,汗水的鹽分刺激到傷口,疼得他不禁使勁呲了下牙。

    大闖直接拽著八哥走出了彩板房的辦公室,那幾個青年全都不甘的閃開了道路,誰都不敢再往前一步。

    此時,門外還圍了七八個人,但直到大闖幾人上了車,那幫人也沒有再敢上前的。

    車開動了,瞬間,那幫人圍攏了上來。

    胖五使勁拍了下喇叭,瞬間,那幫人又閃開了道路。

    車就這樣揚長開了出去。

    ……

    一間足療會所的門口,一臺深綠色SUV停在了門口道邊的車位,隨即,車門拽開,段小波同沈公子兩個人跳下了車,而段小波的手上還拎著個蛇皮袋子。

    倆人抬頭看了一眼,隨即并肩走進了大門。

    二樓的一間小包間內,趙山河光著上身,趴在一張單人床上,一個穿著工服的年輕女技師,正在為他的后背上抹精油。

    “小姐,你這一下手,我就知道你手法不錯!”趙山河剛剛微閉著的眼睛突然睜開,笑著說道。

    “是么,我干這個兩年多了?!迸際πψ嘔亓艘瘓?。

    “我聽你說話的口音,老家是荊城的吧?”趙山河呲牙笑著問道。

    “是啊,你去過我們老家???”女技師操著方言問道。

    “我以前總去那邊做生意,呵呵,好好按,完事兒多給你小費!”趙山河說著話,將手隨意搭在了女技師套著絲襪的大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