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kd是什么:第一卷 正文 第969章 她死了

和平精英表情获得 www.eflfb.icu 目錄:滿滿的都是愛| 作者:纖指紅塵| 類別:都市言情

    蕭曉進了客廳,也沒理里面那些保鏢,直接去了樓上。

    她正準備回自己暫住的客房時,卻又突然改變了主意,偷笑著進了應非墨睡的那間房!

    進去后,她看著躺在床上睡得很熟的男人,眼里盡是癡迷,手指在他臉上輕輕撫了撫,捧著他的臉忍不住在他的唇上,深深親了一下……

    “非墨哥哥,你不顧一切的救我,應該是對我有好感的吧?”

    “唔,我是真的好喜歡你呢!”

    “對了,你不許把我推給別的男人,你再這樣做,我可是要生氣了!我生氣后果可是很嚴重的!”

    她抱著他,頭躺在他堅實的胸脯上,自言自語。

    “咔……”門被人突然推了開,是洛九,這間房是她一直休息的房間,她自然是要進來這里的。

    可她意外看到蕭曉也在里面,不由愣住了。

    “你怎么在這里?”洛九沉聲問她。

    “當然是在照顧我喜歡的男人!你出去吧,別來打擾我們!再說,你現在也沒有資格留在他身邊!”

    蕭曉從床邊上站了起來,走過去,很強勢的說完,便嘭的一聲甩上了門,直接將她關在了門外。

    哈,沒想到失憶的洛九,這么好欺負呢!

    “……”洛九聽著她的話,心里不由自卑了,步子有些艱難的向后退了一步……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跟別的男人偷了情。

    也不知道自己和應非墨到底是夫妻關系?還是戀人關系?

    她以為自己和他是夫妻來著,但那個蕭曉說不是……

    也許,她應該把所有的事搞清楚,如果自己真和別的男人偷了情,她會自覺離開的……

    一直到下午三四點了時,應非墨才緩緩清醒了過來,身體還是有些疲憊,難道是昨晚運動太多了?

    昨晚除了洛九以外,他沒和那個卡麗發生關系吧?

    想起昨晚的事,他立馬睜開了眼眸,發現自己懷里躺著一個熟睡的女人,自然以為是洛九,他有些心虛的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

    如果昨晚真的和那卡麗發生關系了,不知道她會不會原諒自己?

    他又不是故意的……

    蕭曉也沒有睡的很熟,剛才意外被應非墨親了一下,她就醒了,只是不敢出聲而已。

    這樣被他緊緊抱在懷里,還被他主動親一下,她都要幸福死了!

    蕭曉摸了摸他強健厚實的胸脯,將他抱得更緊了一些……要是時間永遠停留在這一刻就好了……

    “你醒了?”

    應非墨抱著她突然翻了個身,壓在了她的身上,隨后,他低頭看了她一眼……這一看,嚇得他驟然從床上坐了起來,震驚的叫道:

    “蕭曉?怎么是你?你怎么會在床上?”

    蕭曉怎么會跟自己躺在一張床上?洛九呢?

    蕭曉撇了下嘴,從床上坐了起來,對他很自信的說道,

    “非墨哥哥,你不要這么大驚小怪的嘛,我們以后遲早都是要在一起,遲早要睡在一起的??!”

    “蕭曉!我只是把你當妹妹,現在不喜歡你,以后也不會喜歡你!你別再自作多情了!”應非墨聽著她的話,冷聲打擊她道。

    這丫頭什么時候才能成熟懂事一點?真是讓人頭疼!

    蕭曉有些傷心,也大聲的質問他:

    “那你對我就沒有一丁點的好感嗎?要是沒有好感,你干嘛要不顧自己的危險,去救我?”

    “救你,只是因為你是蕭離的女兒!你要不是蕭離的女兒,我根本就不會多看你一眼!你現在給我滾出去!”應非墨指著門口叫她道。

    蕭曉聽著他的話,淚珠子唰唰的往下掉……他怎么能對自己說這么絕情的話?

    他不知道這些話,很傷她的心嗎?

    蕭曉傷心又生氣的立馬下了床,拿起外套就向門口走去,應非墨又突然叫住了她,沉聲問道:

    “洛九呢?”

    蕭曉轉回身,怒視了他一眼,咆哮回了兩個字:“死了!”

    吼完,她用力拉開了房門,出去后,又‘砰!’的一聲甩了上。

    “……”應非墨看著她,嘴角不由扯了扯,那丫頭到底是什么破脾氣?真是一點都不像蕭爹??!

    蕭爹是一個性情多溫潤的男人啊,哎……

    蕭曉走到了二樓欄桿處,看到洛九坐在下面沙發上,居然還沒有自覺離開!咬了下唇,她立馬擦了臉上的眼淚,佯裝著一臉的笑意走了下去。

    “嘶……真是渾身都好酸痛啊,非墨哥哥也太沒節操了,我都要散架了!”她走到了沙發后,一手按著小腹,故意演了出戲。

    非墨不喜歡自己,那這個女人也別留在他身邊好了!

    洛九回頭看了一眼蕭曉,看著她手按的地方,本來就難受的心更失落了……

    應非墨不止和自己睡了,也和她睡了是嗎?

    “你真的是他情人?他很喜歡你嗎?”洛九問她。

    “不是喜歡,而是愛!他可愛我了,你是不會懂的!”蕭曉過去坐在了旁邊的沙發上,一臉幸福的笑著回答她。

    “……”洛九鼻頭有些泛酸,心里就跟無數蟲子在撕咬一般,好疼,好想哭。

    她那么信任那個男人,將他視作唯一的依靠,他卻在騙自己!

    他為什么要這樣玩弄自己?如蕭曉所說的,他是在嘲諷報復自己出軌嗎?

    以前的記憶,她是真想不起來了,但她覺得,自己應該不會做這樣的事!他若是不信任自己,她也不想再為自己辯解了。

    洛九喉頭哽咽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起身便走了出去……

    蕭曉見自己氣走了她,心情瞬間好多了,一點也不為剛才應非墨罵自己的事傷心了呢。

    樓上,應非墨沉著臉色走了下來,剛才他在其它房間找了一圈,也沒有看到洛九,樓下好像也沒有,她去哪里了?

    “洛九到底去哪里了?是不是你對她亂說了什么?”他冷聲問蕭曉。

    蕭曉撇了撇,否認道:“沒有啊,我哪里敢跟她亂說什么?她剛才才去外面了,你自己去找不就好了?”